木石已默

温书相关/杂

18.10.08.01 随记 白首


#说英雄谁是英雄 背景
#方应看确凿是反派
#王小石为自在门天衣居士的弟子

最近晚上常害噩梦。
梦见战场,梦见血,梦见自己泪眼模糊,梦见自己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好像胸口被生生地剜了一块肉下来。
痛得我醒过来,痛得我大喊方应看的名字。
方应看!方应看!
有人掀了帘子进来,把我紧紧地抱住了。
我怕得大哭起来。
那个人的头发也是白色的。
他不是方应看。
我手脚冰凉,万念俱灰。

王小石写信过来,我没有拆。
他跟我同岁,却是我师弟。
我的师弟,杀了我的夫君。

我知道他们终有一战。
无论方应看身上背的那些骂名,真假与否,可那些终究还是骂名,没有人在骂名之下还可以不付出代价。
王小石是个好人,他要杀方应看,难道方应看是个坏人吗?
如果别人说...

【全 员 沙 雕】五个宋朝人在我家骗吃骗喝


文/端er

*片段灭文
*哦哦西
*巨沙雕
*暂无爱情偏向
*全员粮食向

00

我,23岁,大学毕业工作一年的暴躁社畜,年薪15万,交完房租交完保险交完水电之后就是穷🐶一条,单身,平日里的爱好就是白嫖纸片人,但是现在,我白嫖的纸片人突然都变成了大活人,并且反过来吃我家大米。
我疯辽。

01

方应看还好。
方应看是交了房租的。
我把他的钱包扣下了。
钱包里有很多金叶子。
甚好。甚好。

02

顾惜朝倒是个学霸。
然而没有用。
还是要借我的黑金VIP去门口的理发店做离子烫。

03

燕无归这孩子,忒黏人。
养他好像养猫。
每天早上出门上班,都靠在门口,大眼睛骨碌碌地转,揪揪你的衣角,让你早点回来。
是哪里来的天使阿,我踮起脚尖揉揉他的头毛。

04...

【方应看】反骨(甜/短/完)

文/端er

*段子
*砂糖
*雷媚提及
*原著《说英雄》提及

00

雷媚今日倒是得空来府里与我相坐。
这女人生得面容姣好,霜艳雪清,谈笑间,又是别样风流,倒教我有些无地自容。
我统共今日是第二次见她,上次便是在那赝品铺子里,他受了方应看一份厚礼,叫我眼馋许久。
我对这女人自然不可能真心实意地称姐姐呼妹妹了。
她此番来泰然自若得很,像是混不知我对她的敌意。
一问她来意,她便笑得有几分得意,说自己近日苦尽甘来,算是换了东家,所以特来知会方小侯爷。
他不在。
我连古代人的语态都不想装了,挥挥手道,您慢走。

01

方应看这厮,忒风流。
聪明人,总是风流。
我想都不用想,方应看在揩我这豆芽菜之前,必然万花都教他采尽了。
我有时想看他反...

【叶问舟】婚后杂记(完结)


文/端er

*段子
*纯砂糖
*不是车,是顶轿子

01

师兄在性事上意外地熟练。
哎。
我穿越之前其实也是不抽烟的,只不过现在我的心情,绝非一只烟不能开解。

02

我闲来画画时常想,师兄他也没下过几次山,怎么、怎么,哎呀,倒教我这现代人自愧不如了。
想来古代人没有电子产品,便只好下功夫在这些子风花雪月上。
我心有所想,笔就有所画,半晌云游天外下来,再一低头,纸上已一派桃色潋滟。
我耳朵一热,赶忙把纸揉皱了,团成一团,丢到桌子下面去了。

03

这几日,雪青师姐带构儿来杭州看我们。
师兄高兴,我自然也高兴。
师姐带了两坛桃花雪来,我就更高兴了。
这一高兴,我便喝多了。
那一晚上,也不知道我在饭桌上耍了什么样的酒疯,出了什么样的洋相,...

《说英雄谁是英雄》同人
🌊金风细雨入梦来
🌊文/端er
⚠️现代娱乐圈paro
⚠️重度ooc
🙈王小石x白愁飞
🙈后期可能有温氏作品全员大乱炖出场
🍬智障撒糖
🍬不捅刀

原网址:
①http://t.cn/EPstfRW
②http://t.cn/EPsnkJa

【方应看】明月几时有(完结)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十五的贺文十六发。

⚠️第一人称
⚠️三角恋有
⚠️女主当妈
⚠️有虐HE
⚠️注意避雷

文/端er

01

我生下来之后一点也不像我那个侯爷爹。
真的是一点也不像。
我有七分像阿娘,有三分像小燕舅舅。
这可成了我阿爹心结了。
听说我小燕舅舅跟我阿娘早年关系很好,我阿娘还把很多连我阿爹都不知道的秘密告诉小燕舅舅。
不过你可别瞎想,我阿爹确实是侯爷,侯爷确实是我阿爹。
府里之前有人嚼舌根,被彭叔知道了,全给打发卖走了。

02

不过我阿娘确实有两下子。
我也很会长,因为跟她相似得紧,所以平添了三四个好舅舅。
我最爱的大舅舅,月牙儿,神侯府一把手,四大名捕之首,无腿行千里,千手不能防,说出来可太有牌面了。
虽然他确实公务...

【VG双子星】蜗居


RPS预警
祝大家新年快乐

*

上海下雾了。
空气湿的像要滴水,路炜达把窗户关上,把空调开了除湿。
姜岳龙的手机响了,路炜达把充电线拔了,接起来,对面的男人操着一口甜腻的上海普通话,通知他下楼取快递。
他旋着那人的手机,轻手轻脚的打开卧室门看了一眼:姜岳龙裹着大被子,像只负鼠一般在床上团成一个球,只有半个脑袋露在外面。
路炜达趿拉着拖鞋下了电梯,签收了一个细高的包裹回来,再回到门口的时候,发现地垫上多了个纸袋子。
走之前还没有的。他想,满腹狐疑。
缓慢地把头移到纸袋子口上方,路炜达忧心忡忡地往里看了一眼,只看到一团乌漆麻黑的绒毛在蠕动。
他把楼道灯跺亮了,咚的一声,昏黄的灯光洒下来,袋子也晃了晃,然后从里面,陡然...

欢迎加入开开腮腮谈恋爱,群号码:617717836

刚才建群建重了!这个是新滴ᕕ(ᐛ)ᕗ

勇士从小有一个梦想
到遥远的东方去看看
那里的龙听说有着海妖般柔软的身躯
喷出来的鼻息是云
吐出来的热气凝结了就变成雨

勇士的家乡也有龙
可是他们多半慵懒肥胖
打个喷嚏只能冒火星

勇士认识了一些朋友
一位剑客
一位言灵师
一位僧侣
一位机械师
一位发明家
一位刺客
还有一位魔法师
如果你问我这些人的专精都显而易见
那勇士的特长是什么?
不好意思
勇士专精所有
他什么都会

勇士家乡的龙还是有些厉害的
龙和龙之间也有战争
他们天崩地裂的决斗经常波及人类
为了一时的和平
勇士和他的伙伴们总要挑相对凶恶的那条龙出来
然后帮助另一条龙击败他
所以没有哪一条龙是他们的盟友
他们总是因为利益而合作
又总是因为利益而成仇

好在勇士很厉害
他的伙伴们也很厉害
他们吃过败仗
但...

【盾铁】Something Just Like This(电竞AU,G,无差,一发完)

这是一篇赠与今年8月上海盾铁O的官摊无料

特别感谢 介介 迷心


BY 端er


并不知道哪里有敏感词,所以只能走外链,实在抱歉。

#字里行间

看文链接走:https://zl-hj.com/w/a/69bb7jS


1 / 8

© 木石已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