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已默

文渣橡皮章废

在那之前

Hannibal带着点不确定的玩味看着Will.
时间的流逝在他一尘不染的公寓里显得不那么容易察觉,他陷在扶手椅里,能很清楚地感受到沙发对面传来的困惑与痛苦。
作为一个心理医生,他难以避免地被要求与患者的感情进行代入。所以他们的心理界限会变得模糊与暧昧。
心理医生都是疯子,不是吗?
睿智的医生皱起眉头,对自己突然如此感性而感到厌烦。
「我最近又失眠的很严重。」Will谨慎地加了"又"字,他的脸色依旧像秋日里开败的海棠,苍白的有些泛黄。
「侧写给你的精神负担是不可打消的——我早就说过」医生对此不感到意外。
Hannibal摩挲着大拇指节,对自己循序渐进的诱导感到很满意,他的猫鼬先生在“自由”的界限处反复徘徊,他想他很快就能看到他解放自我的时刻。
不同于烹饪的感受,调教也是令他感到愉悦的活动。
「我真的感觉我越来越不像自己。」Will稍作停顿,「我经常在醒着的时候看到幻觉,就像我侧写的开关突然启动,我感到自己正掐着什么人的喉咙,或者正扣下手枪的扳机。」
那是我想看见的。医生想。
「或许我身体里正住着另一个我也说不定,好吧,我知道这话不应该由我说出来,这已经是精神分裂的范畴了。」
医生眨眨眼,对这个想法的突然出现感到很意外,Will是在和他探讨心理问题外的想法吗?尽管他小心着不让我察觉。
「有可能。那我会更喜欢那另外的一个你。」Hannibal有心把话题带歪了,他想看Will会是什么反应。
「呃……」猫鼬先生显然没想到一贯正经的医生会这样说,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现在的这个我也喜欢——刚才开玩笑的。」医生补充。
Will像往常一样笑起来,一头卷毛微微颤动,嘴唇不是很润泽——他并不怎么笑的,正因为如此,让他此时的这个表情温暖又惹人怜爱的紧。
医生在心里呆了两秒,立刻否定了刚才的最后一句想法。
「你难道想说你上次…闻我也是喜欢我吗?」Will侧过脸,他脸部的肌肉好像稍微放松了,不再像刚来的时候那样紧绷。
这是他的小猫鼬问出来的问题吗?
Hannibal很想毫不留情地反击他这句玩笑话,却又矛盾地想予以肯定的答案。
他也在须臾间陷入了疑惑,这到底是因为怜悯还是别的什么,让他很想安慰眼前这个人。
Will Graham是个脆弱又强烈希望依赖别人的人。
他装作独立而坚强,冷血而无情,自律而恪己,却习惯性地需要有人依附。
他就像是造物主咬过一口的苹果,比普通人更不完美,但是却散发着令人着魔的魅力。
医生从未说出这样的话,他觉得Will不会喜欢这种评估的口吻。
所以谁都不会知道——Will Graham对他有多重要。
「嗯,我待会还跟Jack约了会面,不久留了。」猫鼬先生因为对方的长久沉默而倍感尴尬,十分不自在地提出离开。
「如果我说是呢,真的,是。」他扶起额头。
喜欢到很想吃掉你。
医生想着,却没有因此反应出任何遗忘,仍旧绅士地踱步到衣架前取下了Will的外套。
Will眼睛里有复杂的光芒在闪烁不定。
两个人口边似乎都有很多种托辞在呼之欲出,他们却不愿意说出来。
「总之,呃,抱歉我真的要走了。」小茶杯Will接过自己的外套,却因为紧张,几次都没穿进袖子,还扣错了两颗纽扣。
「没关系,你还会再回来的。」
他们站在门口,Hannibal用尽全力克制自己想把门狠狠关上的冲动。
「哦,是的,我想……嘿!」Will因为Hannibal猛地钳住自己的手腕而痛叫了一声。
然后他沉默了。
——Hannibal低头吻住了他。
为了什么呢,这好像不那么重要,医生在触碰的瞬间感到心里空缺的那一块好像被填满到要溢出来。
Will的唇瓣因干涩而起了皮,可是一被舔舐就柔滑的像是婴儿的肌肤。医生闭上了眼睛,他撕咬同时又轻啜着,他在亲吻这项技能上似乎毫无温情可言,他更喜欢称为掠夺和占有。
然后Hannibal停下了,在他忍不住撬开小猫鼬的齿关之前。
Will摇晃了两下然后大口喘息。
医生不用低头也知道他起了生理反应。
「你去吧。」他整了整自己的领口,又恢复了观察者的常态。
Will抹了嘴唇一下,有些愤懑的瞪着Hannibal。
后者知道他在愤怒些什么,并为此感到兴奋。
医生表示他太喜欢Will现在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了。
猫鼬先生终于放弃与他抗争,匆匆甩下门走了,留下一间重归静寂的房屋和百味陈杂的Dr.Lecter.
医生扯给自己一个冷笑,自顾自想到,Will Graham一定会以为自己是在戏弄他吧。
「这样也好。」
在我毁掉你的那一天来临之前。



心理医生都是疯子,不是吗?

评论
热度(6)

© 木石已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