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已默

文渣橡皮章废

【VG双子星】蜗居


RPS预警
祝大家新年快乐


*

上海下雾了。
空气湿的像要滴水,路炜达把窗户关上,把空调开了除湿。
姜岳龙的手机响了,路炜达把充电线拔了,接起来,对面的男人操着一口甜腻的上海普通话,通知他下楼取快递。
他旋着那人的手机,轻手轻脚的打开卧室门看了一眼:姜岳龙裹着大被子,像只负鼠一般在床上团成一个球,只有半个脑袋露在外面。
路炜达趿拉着拖鞋下了电梯,签收了一个细高的包裹回来,再回到门口的时候,发现地垫上多了个纸袋子。
走之前还没有的。他想,满腹狐疑。
缓慢地把头移到纸袋子口上方,路炜达忧心忡忡地往里看了一眼,只看到一团乌漆麻黑的绒毛在蠕动。
他把楼道灯跺亮了,咚的一声,昏黄的灯光洒下来,袋子也晃了晃,然后从里面,陡然传来了喵呜咪的可怜呼救声。
还没等他做出反应,自家的门就开了,姜岳龙裹着被子卷站在门里,带着呼吸不畅的鼻音大声问他为什么傻站着不进来。
路炜达把手里的包裹塞进他怀里,然后提起了地上的纸袋子。
“有两个快递。”他说。

“我把你妈杀了路炜达。”姜岳龙一边洗脸一边嘟嘟囔囔地骂。
差点被身后站着的人把脑袋塞进洗手池。
小猫在客厅咪呜咪呜地叫。
姜岳龙一把水龙头关掉,猫叫声就在整个屋子里回响。
“她饿了。”姜岳龙瞪他,“你说怎么办吧。”
“你脑袋长那么大干嘛使的?”路炜达气不打一处来,“——我特么也不知道啊。”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
“……”
最后默契地同时掏出手机开始百度。


“猫奶粉?”
“买了。”
“奶瓶?”
“买了。”
“幼猫猫粮?”
“买了。”
“湿巾?”
“买了。”
“猫砂和盆?”
“买了。”
姜岳龙举着手机念,路炜达就把花花绿绿的东西从宠物店塑料袋里拿出来。
小猫挂在沙发巾上,因为腿短而跳不到座位上去。
姜岳龙看着一堆说明书就犯怵,索性一股脑丢给路炜达研究,自己则是一抄就把猫捞到怀里,抱着猫看电视去了。
但是没过一会小家伙就死命挣吧起来,不惜用啃了姜岳龙大拇指一口的方法逃出了此人的魔掌,躲到路炜达裤腿后面去了。
姜岳龙气得呲哇乱叫,声称现在就要开窗户把这忘恩负义的小兔崽子顺窗户丢出去。
路炜达一边笑一边把这人抱住了,反复检查了手指头判断没出血才把他放开。
期间奶猫一直赖在路炜达拖鞋上不走。
姜岳龙愤愤不平,为什么这猫这么喜欢你?
路炜达笑的一脸假惺惺:我就是有动物缘。
姜岳龙用尽力气翻了个白眼。
折腾到最后,小猫喝上温度合适的奶,已经是傍晚时分。
路炜达生火做饭,姜岳龙笨手笨脚的托着奶猫给他喂奶。
小猫也会用奶瓶,像个婴儿似的嘬得叭叭响。姜岳龙内心忐忑,浑身僵硬,生怕呛着她。
路炜达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给桌子上摆好防烫垫,又回去端炒好的菜。
抽油烟机的声音停止的时候,屋子里又恢复了宁静,只剩两台电脑的机箱在书房里嗡嗡作响。路炜达叉着腰,刚要开口叫小龙过来吃饭,看到他一脸认真地喂猫,嘴张了张又闭上了。
姜岳龙抬眼,看见这人满脸奇异光芒的蹲下来,托着下巴观察他和猫。
“干什么?”姜岳龙被他盯得心里发毛。
“……突然感觉你很好。”
“?”姜岳龙眯起眼睛,“你做饭把脑子做糊涂了?”
“你喜欢小孩吗?”这个男人突然问道。
姜岳龙满脸惊悚:“你控制一下情绪,我并生不出来。”
“哈?”路炜达用手指头戳了他脑门一下,“你才是,在想什么啊?”
姜岳龙耳朵红了。
路炜达笑出声:“我感觉你是会照顾小孩的。”
“我不会。”姜岳龙嘀咕,“在家我是最小的。”
奶猫发出了一声吱的尖叫,嘴张的老大,看起来像要干呕。
姜岳龙吓得诶了一声,差点把奶瓶丢出去。
路炜达被逗得直乐。
然而猫崽只是歪过头打了一个饱嗝,然后用头蹭了蹭小龙的掌心,一副甜心小可爱的样。
小龙手直哆嗦,颤颤巍巍地跟那人说,咱把她留下吧。
路炜达说好。






猫便住了下来,起了个名字,叫路霸。



*


虽然看起来是TBC
但其实没有了hhh

评论(2)
热度(4)

© 木石已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