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已默

文渣橡皮章废

Sleeping Beauty(Part2)

舞台灯光打在他脸上,他目之所及是一片刺眼的白光,甚至不能看清最前排观众的脸。

令人目眩的光明和黑暗就以一种世俗的方式交叠在一起,成为了他以后无数次习以为常的背景。

那天礼堂的空调坏掉了。

灯光是有温度的,他记得汗水从里到外地濡湿他的衣领,非常难受,可是他不得不站在那里把台词一字不漏地说完。

他回到后台的时候那里一片狼藉,每个人都小跑着与他擦肩而过,那是一场参与人数异常多的舞台剧,而他只是一个小角色。

他感到胸闷和恶心,胃很疼,开场前他很紧张,所以不停地在喝咖啡。

然后一阵眩晕后他看见了天花板,倾斜着翻滚着。

更衣室里空无一人,地板紧贴着他滚烫的皮肤。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睁开眼睛,看见的却是Steve放大的,完美的脸。蓝色的眼睛安静的如同一片辽阔的海,没有灯光照着他的金发,可那颜色还是让他魂牵梦萦了许久。

Steve看上去有点担心和焦急,嘴一张一合的却听不见说的什么,就好像他从水底看着对方那样。


Tony深吸一口气,猛的坐直了身子,带着椅子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

「喔,咱们的天才睡醒了啊?」Pepper从黑板前转过身来,抱臂看着混沌状态的Tony.一上课就开始睡觉.Stark.

「这道题归你了。」她拿教鞭点点黑板,低头看了看表。

Tony拼命揉了揉头发好让自己快点清醒过来,然后走上前接过了粉笔。

这对他来讲不是什么难事。


下课铃响的时候Tony恨不得一下子冲出教室。

他上课的时候梦见了许久之前第一次上台的经历,那情景非常清晰好像他又重来了一遍似的。就是那次他在更衣室里晕倒了,而且醒来时并没有人焦急地对他嘘寒问暖,而是他自己爬起来收拾好东西悄悄走了,他对别人是否给予他关心毫不在意,因为已经习惯了没有。

可是!他妈!该死的!为什么!梦见了!Steve!

这个混球连他本来的记忆也要修改吗!

Tony前所未有的烦躁,本来暗恋一个完美直男就够辛苦了,不仅如此对方毫无察觉的关心又让他一次次处在越界的边缘,更加操蛋的是他居然还对这种关心有了莫名的依赖和理所当然。

他怎么能容忍!

要出人头地的Tony.Stark怎么能依靠别人!

他冲出教室,却被一只手拉住了。

正巧是Steve.

「等你很久了,」金发的好好先生先开的口。

「我……要去买咖啡…」Tony暗地里叫苦不迭。

「……我有点事想跟你商量,边走边说吧」Steve诚恳地看着他道。

Tony对着那双迷人的眼睛想不出拒绝的话来,只好自顾自地走在前面。

「你知道的,是关于彩排……」

「你是不是要说,不要跟我合作了,非常好,我昨天太失态了——我自己知道,你不用跟我讲大道理,你换个人就行了……」Tony打断了Steve,不管不顾地把这些话抛出来,好像他自己提早说出来就能挽回一点颜面似的。他乐于跟Steve争论但是并不喜欢对方拒绝他。

「不,不是……实际上你并不用那么在意,」Steve提高了音量好让他的社长能认真听他说,「那种情况很正常的,大家都是男人,以后演的多了就好了,你也不是新手,为什么要这么在意?」

What the fuck!就是因为大家都是男人所以才出了问题好么!

不过Steve确实问到点上:你为什么要这么在意?

Tony没说话,只是走到咖啡机前,摸摸口袋却发现没带零钱。

Steve没等他问就递上硬币,Tony迟疑了一下就接过来,两个人靠在墙边,沉默地听着咖啡机嗡嗡作响。

「我知道你能做好的。」Steve看着他。

「我知道我能,我并没有在意,我那天只是状态不好。」Tony强调着,实际上他认为没有什么他演不好的,半途而废是他所厌恶的,他只是害怕Steve会迫使他那样做。

咖啡倒满,Steve看见Tony的脸上出现了某种餍足的表情,好像一只猫那样,然后十分小心怕烫的从接口下取出他的咖啡,踏实地握在手中。

Steve从他的视角可以看见Tony棕色的乱毛,对方沉默着但是小口喝咖啡的样子突然让他心里升上一种奇异的感觉。

他鬼使神差的摸了摸Tony的头顶。很柔软的触感。

对方触电似的抖了一下,立刻把他的手打掉了,抬头有些怨念的看着他,「你觉得我是小孩子吗?」

「没有,无意冒犯。」Steve心虚的挪开视线。

「如果你是劝我不要放弃这个角色的,那你已经成功了,我要走了。」Tony依旧没好气地瞪着他,这个大个子总是做一些奇怪的举动。

「等等,还有,下一场戏……今天下午排吧。」

「嗯,可以啊,不用你亲自告诉我」

「倒数第二幕……接吻那个……」

「……」

「怕你不习惯,我没让他们来旁观,所以……就咱们两个」

「…………」

Tony咽了口唾沫,他现在好想死一死。


「我真的觉得就在台上放一张床……」Tony谨慎地挑选了一下自己的措辞。

「什么?那我还要盖一间房么?」Steve换了一套天蓝的裙子,从更衣室里一边出来一边整着袖子。

「Oh come on!」Tony扶住额头,「彩排而已为什么又要全副武装!」

「为了让你更好下嘴吧。」Steve突然露出了一个可以称之为调笑的笑容。

Tony翻了个白眼。看来这老古板在他的好队友面前的威严都是装出来的。

「你不怕我把你今天说的话都告诉他们?你今天说的玩笑话比你一年说的都多。」Tony挑眉看着他。

「那还是算了,Tony」Steve坐在床上。

按照原著的说法那是一个非常窄非常短的床,看起来就像个小沙发,而且为了要让裙摆从床的一侧垂下来,Aurora的腿还不能完全放在床上,所以是以一个十分别扭的姿势躺在那里的。

本来就不好受,如今Aurora的扮演者又变成个六英尺两英寸的男人,所以这个体型差的对比就更考验人了。

Steve的大长腿几乎全部都没办法挤到床上去,所以裙摆贴合着他腰臀的曲线直铺到地上去。

「这挺难受的。」Steve说了句,然后缓慢地躺下去,金色的短发陷在了枕头里。

Tony静静地看着。

他几乎忽略了那个一带而过的「Tony」,Steve很少那么叫他,他一般叫他「Stark」.

好吧,他不应该这么在意,打起精神来,亲爱的,你是最棒的。Tony告诉自己。

灯光洒下来,不过这次温和而鼓舞人心。

背景音乐由弱渐强的响起那首歌来,悲伤的,又是充满希望的,Tony很喜欢他的歌词。

「I know you ,I walked with you once upon a dream」

他慢慢走近,不仅仅是像剧情所展现的那样,他现在所看见的也像是某一次的梦境,只是他又清楚地意识到这是现实,所以他克制着,忐忑着,谨慎着。

「I know you,the gleam in your eyes is so familiar a gleam」

这不是他的作风,他很少需要一个「plan」,但是他愿意在此刻做再多一点的准备。

「Yet I know it's true,that visions are seldom all they seem」

Steve闭着眼睛,长而浓密的睫毛坚定地投射下一片阴影,没有半点不安的抖动。

Tony单膝跪下来,靠在床边,侧头看着对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想象着他笑起来的样子。

「或许我该告诉你」Tony用气声说,完全是情不自禁。

然后他没有犹豫地在Steve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像书里写的一样。

Steve睁开眼,嘴角翘起来,认真地看着还未离开正悄悄端详他的Tony.

后者明显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睁开了,简直有点迫不及待的意味,便楞楞地对视着忘了动弹。

Steve扣住Tony的后脑勺,把他用力压向自己。

湿润的双唇相抵,Tony被这突然的一下弄得失去了平衡,整个上半身都扑在Steve身上。

嘿这不是在做梦吧。

Tony能清楚地感到从温热的胸膛中传来的震颤,出人意料的清晰。

他颤抖着打开齿关,迎接着对方不容分说的侵略,舌尖的相抵推拒都化作甜蜜的呻吟溢出。

不过这家伙也不是老手,亲的毫无章法,Tony暗想,不过现在被亲的忘了呼吸的他好像没资格嘲笑别人。

「嘿……等等」最后是他把Steve推开,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分开的时候舌尖还带了一缕银丝出来。

Tony觉得自己嘴唇大概肿了,「你这个意思是……?当然了我不介意跟你假戏真做,」他开玩笑道,同时打量着对方,其实他真的不介意。

好像这个场景来一发还挺有情趣的,不,我只是想想。

「我……」Steve这时候终于有了一点不知所措,「你总让我想这么做。」

Tony稍微有点喘,眼睛里蒙上一层情欲的水汽。

「我以为你是直的啊,你,嗯,你长得很受女生欢迎,金发,蓝眼睛,身材好,我记得Bucky跟我说Carter家那对姊妹花都喜欢你来着?」

「那是前一阵子的事了,我…不确定,所以没想耽误她们。」Steve一直没移开视线,就不带掩饰地直直看进对方的焦糖色眼睛里。

「噢好男人,那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Tony挽起Steve的裙摆,挑逗似的扯着裙裾。

Steve眯起眼睛,把腿抬起来翘到床尾,「你之前对我说什么?你不想解释一下吗?」

Tony突然觉得刚才自己的样子真是蠢爆了,Steve居然还把他那副样子尽收眼底。

「我不想解释,我喜欢你,Steve.Rogers,你想听这个?」Tony毫不收敛地翻身跨坐在Steve身上,抓着他胸前的荷叶领。

「噢,你跟别人表白的时候也这么放荡么?」Steve屈起腿,那个动作让Tony的翘屁股正好卡在一个微妙的位置。

「没有,长官,因为我只有对你才想这么干。」

Steve觉得那个称呼让他的脸都烧了起来,不得不说,他喜欢。

然后他感觉到Tony磨蹭了几下,尝试着把裙子从他腿下抽出来。

他这样简直辣的让人疯狂,Steve想。

不过好像忘了说一件事……

「来让我看看你的小Steve是不是……」Tony迫不及待地抓起他厚重的裙摆,用力向上一掀。

还没来得及思考第一次就玩这种情趣合不合适,Tony现在只想看看Steve为他硬起来的场面。

「等……」裙子飞起来还没两秒,Steve噗的一声又把裙子压了回去。

Steve很想爆一句粗口,幸好周围没人,刚才他那个动作就像玛丽莲梦露。

「Holy Crap!!」Tony替他说了,「你他妈竟然穿裤子了!!」

「……」Steve邪恶地希望Tony此刻可以说不出话来。

今天这档子事完了之后我得好好教教这大个子情趣这个单词怎么拼……Tony想。

不过这个回头再说。

Steve此刻正用力地吻住他。




-TBC-




LO会河蟹炖肉吗…急…在线等…最后一部分是NC17啦,不过会发到微博上的

评论
热度(8)

© 木石已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