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已默

文渣橡皮章废

The things you never knew

给@脱尼撕他壳 迟到的生贺
相信我这真不是BE
设定混乱,MCU.616.EMH都有
分级PG……或者G?
文中人物均不属于我



Tony和美国队长分手三个月了。
当Pepper第十七次发现自家老总在董事会上出神的时候,她翻了翻日历,发现那个难熬的时期居然已经过去了一些时日。她已经逐渐习惯了Tony不再频繁地向她抱怨Steve是怎样逼他吃蔬菜或者早睡的。
散会之后,Pepper的手机像往常一样响起来,她一边紧跟着Tony一边抽空扫了一眼,把内容熟记于心。
她前面的男人身形似乎消瘦了,不过这被他的队友调侃为挺拔了些,Pepper觉得那怎样也让人笑不出来。
「还有什么事吗?」Tony在他的实验室门前转过身来,笑的相当没心没肺,「还有成山的研究等着我。」
「没有,就是不放心你,你确定你没在里面藏酒?」Pepper被那样的笑容扎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表情好。
「亲爱的我已经戒了,你得相信我,要是我哪天猝死了你会多很多文件要签字的。」他说。
「你别对我油嘴滑舌,如果被我发现你又喝酒了你知道后果。」
男人佯装惊恐的抖了抖,又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什么也没说。
Pepper最后还是没有进去,他相信对方。Tony是个公众人物,对于英雄的身份他也是一开始就公之于众,人们在街上不一定会认得美国队长,但是却一定会认出他。但是他又是秘密最多的那个人,神盾局对他的存在又是依赖又是忌惮,他的队友自以为了解他却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就连她,小辣椒,Pepper Potts,Tony钯中毒的事她居然也是最后才知道。他好像怎么也猜不透,看上去就是个单纯的花花公子,实际上想的什么你永远也不知道。
这一度让Pepper心寒。
所以那一段关系没有维持很久。
最了解他的说不定是Jarvis和小呆。当有些伤不是简单的断几根肋骨流几升血的时候,他就喜欢与扳手锈在一起。
她回了短信,心里有一瞬间的酸楚。



#『他又喝酒』
『对不起不小心发出去了,这玩意总不太好使。他又喝酒了吗?我知道的太晚了,希望他已经戒了,他的胃原来就不好,劳烦你监督他了。明天下午神盾有会议,请保证他来。』
『好的队长,他今天状态不错,我会让他去的。』



Tony走进神盾的会议室时,全桌人都侧头看向他,包括Natasha。
Clint很八卦地问过他对这件事的看法,她嗤之以鼻,「他们俩就是胡作,」
「……」
「看我干什么,」
「没,就是觉得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滚。」
此时的气氛一下子微妙起来,Natasha向后靠在椅子背上,这样就只剩队长一个人两手支在桌子上,迟迟不收回视线。
「我猜你们想我了?」Tony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欠揍,「还是想我的钱?」
「你上次来都两个礼拜前了,是该证明自己还活着了,」她插嘴,侧头瞥了一眼队长,看见对方的眉头紧拧着。
我们这群人就是怕和平日子啊。
时刻想做一个普通人,但是后来发现那比做一个复仇者还要难。
全队都见过他们两个如胶似漆的时候,Tony晚上偷偷跑去队长房间还以为大家听不见似的,好在他每天都要中午才起,不会让这群房客围观他夹着屁股扶着腰出来吃早餐的场景。
电影之夜的时候也是,Tony动辄窝在实验室不出来,队长一没威逼二没利诱的就把他弄出来了,而Tony往往在电影片尾曲的旋律中睡得倒在前者大腿上,最后还要人抱回床,Clint在旁边酸的不行,只有她注意到Tony根本就是装睡,秀给他们看罢了。
就算第二天天不亮就要起来,去厮杀奋战,去拯救全纽约甚至全世界,两个人也没有半点含糊,默契留给战场,依偎留给复仇者大厦。
所以这样的进展下,纵使是身经百战如她,也没有预料到矛盾的突然激化——Natasha甚至没有注意到这份矛盾是什么时候埋下的,或许从认识的时候就一直存在。
她注意到此时Steve正在发言,但那口气却像是演讲,然后Tony在他停顿的时候发出了疑问,Steve用相当官方的口吻回答了,这让她有种错觉,好像回到了他们第一次组成复仇者的时候。
吵架的时候他们俩可没这么冷静,Natasha想。
那天的戏码活像一出肥皂剧。
「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轮到你来质问我?我做的一切事情都有我的理由。」
「但那个理由我不知道,更不能理解,」
「我说过了我有我的打算,现在这件事已经完了,目的达到了,没人死也没人受伤,你可不可以不要纠结在这里了?」
「恐怕不行,你下你的决定之前有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
Tony有一瞬间的愣怔,好像这几个字是他闻所未闻的陌生单词,不过转眼间他的表情又换成了讥讽,「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心灵那么脆弱, 这点你肯定不了解我,我…」
「那是因为你从来不让人了解你!」Steve怒吼,这时候整座大厦都安静了。
那声音里一定是罕见的绝望。
Natasha觉得队长是知道Tony又擅自做了什么的——这与她的秘密任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过他在等着这位朋友对他的坦白,而已。
最后还是Banner打的圆场,否则怕复仇者大厦又要命不久矣。
Natasha回过神来,发现会议已经到了尾声,Steve坐在她对面,一次次地抬头看向墙上的钟表。
她拿Clint一周份的小甜饼打赌,这两个冷战的人会后要谈一谈。



#『Natsha,我是CA』
『Cap?我一定是糊涂了,你在用starkpad吗?ps:你把我的名字打错了』
『是的,我刚开始用,这听起来很怪吗?关于你的名字那是手误。说正事,我知道你最近的任务跟Tony有关,神盾总是想尽可能的多把握他,不要否认,我是有把握才来跟你探讨这件事,你不用对我泄露什么,那会让你为难,我只需要知道他是否在独自对抗什么,或者,你知道的,需要帮助什么的,我欠你个人情。』
『……好吧,看在人情上 ,应该会有很多人羡慕我,原谅我多嘴,只是,你为什么不主动去找他谈谈?』



——会议前一天——
「Jarvis,腕式力场的纹样设计完成了吗,我急着用。」Tony拿起手边的咖啡轻啜了一口。
「当然,Sir,事实上,我的数据库中很早就有Captain America的星盾纹样模板。」
Tony端着咖啡杯的手在空中顿了一下,然后他扯起一个自嘲的笑,「瞧我这记性。」
「另外,Sir,您录好的视频已经在待办事项里积压三个月了,要我现在发给队长吗?」
「不,Jarvis,删掉它吧。」
「……Sir.」
「明天会见面的,我想我应该当面对他说。」
「好的,Sir,如您所愿。」


-End-


他们总会有问题,但是他们永远不会放弃解决问题。




评论(2)
热度(8)

© 木石已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