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已默

文渣橡皮章废

Back in Gotham【1】【2】(Jaydick无差)

一个桶哥怕打针的脑洞,但是罗里吧嗦地就写了这么多铺垫

下更正题(。)我是真爱二桶。



【1】

操。

Jason现在的心情非常糟糕,非常的,糟糕。

他就知道没做好万全准备还放松警惕会是这个下场。

左手一处贯穿伤,被一个半大小姑娘捅的,伤口细到看不出来,可是一直在往外渗血,他妈的钻着心的疼。不过该感谢没切到筋,他还想使双枪呐。

现在的小孩下手真狠,他嘀咕。

那群记吃不记打的人渣应该知道他(A.K.A红头罩)不能容忍向未成年贩卖毒品的行为,可这样的事情还总是让他碰上,特别是在他从法外者那边告了个假回Gotham的期间碰上。

傍晚他出去采购的时候没穿凯夫拉装甲,说真的,谁购物的时候穿那玩意,但他拿上了头罩,然后就派上用场了。他狠狠地教训了两个正在给一个高中女生兜售彩色药丸的混混。

那女生看上去吓破胆了,瘫坐在地上,裙子泡在水坑里,头顶上不住往下滴的是空调冷凝水。当他要离开的时候,就这样颤抖着请他留下。

他无视了那请求。

红头罩一向不负责好人做到底的不是吗。

空调水滴滴答答地响着。

他早就抛弃了那些可能扯他后腿的联系。

不像“那个家伙”。

头顶狭窄的一截天空飞过两只乌鸦,传来两声叹息似的叫。

然后红头罩转身回去拉那女孩起来,就被对方不知道从哪掏出来的小刀给捅了,捅了个穿。

然后那女孩跑远了,操。

他把小刀拔出来,上面锈迹斑斑的,他啐了一口唾沫,把刀朝女孩跑远的方向扔出去。

好吧,他可以去追的,以他对Gotham街道的了解程度,那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只不过他就突然没了那个兴致,他又不能把刀原样捅回去。

刚买的东西放在地上被踩烂浇湿,很好,非常好。Jason对自己说。

带着那只伤手回到安全屋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落魄极了,上帝保佑他别碰见任何一个熟人,那真是太丢人了。

Jason简单地给伤口做了应急处理,然后把自己扔在床上,没脱衣服,就躺在上面望着天花板。

太久没回来,都感觉自己不像个Gotham人了,都差点忘了Gotham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了。他叹气。

这里的回忆太多,连空气都让自己软弱。

困意上来,他也没挣扎,就阖上了眼睛。

睡梦里出现了B和他的wonder boy,B还是老样子,和黑夜融化在一起,斗篷垂散在地上就像他的影子,沉默着不发一言。那个穿鹅黄色斗篷的小男孩-----和他遇见B的时候一样大,没有露出他惯常的恼人笑容,而是皱紧眉头看着他,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那个表情让Jason的胃绞紧了。他最讨厌那种表情,失望的、怜悯的表情。比起这个,他更希望对方朝他怒吼,和他打架,什么都好。

就是,别那么看他。

Jason打了个激灵转醒过来,下意识摸向床头的枪,愣了半晌才确定一切正常。

这什么扯淡的梦。他以手扶额。

好烫。妈的,不是发烧了吧。

Jason又摸摸脖子,烫的像块烙铁。

操操操操操!他不信,上外星球去都没感染上外星病毒,回Gotham反而被搞发烧了,就算是B也没这么倒霉过吧?!

他猛地想起女孩锈迹斑斑的刀。

该死,很容易感染,还有天杀的破伤风,他得在24小时之内给自己来一针。

还有比这更倒霉的事吗?!

阳台上突然传来“嗒”的一声触响,紧接着还有纸袋沙沙作响的声音,紧接着Jason的一次性手机嗡了一声,他带着某种不详的预感点开,发现只有几个字:你阳台门锁上了,little wing

操,还真有。是Dick,Dick Grayson.

英明神武的红头罩一瞬间产生了夺门而逃的念头。

绝对不能让他那个老妈子似的大哥知道自己发烧了。



【2】

Dick抱着一大纸袋的零食和啤酒斜倚在阳台的玻璃门旁边,这时候的哥谭白天依旧炎热,可是晚上的寒风却已经让人不敢多露出几寸皮肤。

Dick全身都包的挺严实,可他依旧很冷——因为Jason迟迟没有回应,这让他不得不在外面干等着。

他开始考虑自己这么绅士的行径是不是多余。虽然这次是突击,不过也不能正赶上这家伙带了女人回来过夜吧。

又等了一会,窗帘被人粗暴地扯开了。

紧接着玻璃门哗的一声滑开,Dick看见一只硕大的红头罩探出来的时候被骇了一跳。

“……”

“……干什么?有事快说,没事就滚。”

“看不出来……你还真是挺喜欢这头罩的啊……”

“……”

“居然在屋里还戴着…”

“迪基鸟,我警告你,我这次回来跟B和你们的事没关系,所以不要——”

“来烦你?我知道,你说完了没有,说完了把东西接过去,如果实在走不开我也可以不进去,但你把东西拿着,我不想傻了吧唧地又拿回去。”他一点都不生气,反正这套说辞他翻来覆去听过好几遍了,从B那儿知道Jason回来了他就打算来看看,看看他什么样子,有没有缺胳膊少腿,是不是仍旧那副臭脾气,他就只想来看看他的兄弟,算是弥补那几年无处安放的关心,呃,还是别的什么。

他想看看Jason是不是还是Jason。

Dick擅自扯过红头罩的手想把怀中的一大包东西塞过去,却感觉到了对方掌心温度的不对劲。

对方像被踩到尾巴一样抽回了手,迅速地去拉玻璃门。

不过他哪里有夜翼的速度快,Dick上前一步直接用胳膊挡住了即将被关上的门,身子一歪就扭进了屋里。

玻璃门被来不及收住的力咣地一声合上,震颤地发出嗡鸣声。

“你体温不太对劲,发生什么了?”Dick在Jason还没反应过来冲他怒吼之前问道。

“没事,你可以走了。”

“那你把头罩摘了让我看看。”说着Dick取下了自己的多米诺面具。

“你能不这么多管闲事吗??该死的,Dick,你知不知道每次你来找我都让我烦透了!?”很好,红头罩终于被他激怒了。

 “我从来不管闲事!你们的事从来都不是闲事!”他心里也憋屈地难受。

 “我只希望你,你们都别把自己那堆烂摊子窝在心里,说出来一起解决就是那么难的一件事吗??如果你只是红头罩,你自己哪天死在这了我绝对不管你,可你还是Jason,你是Jason Todd,你是我兄弟,我只希望你好好活着。”

 “……”

 “别在哪天,突然就,”Dick在爆发了一连串话之后有些脱力,他不想提那件事,他们都不想提那件事。

 他耸耸肩,“就,不在了。”

 他也烦透了每次来都要和Jason争吵的他自己。

 红头罩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拳头握紧又松开,握紧又松开。

 也不知道是谁叹了一口气,Dick把纸袋放在了沙发上。

 其实他相信Jason有能力照顾好自己,他只是,仍旧有着身为大哥的自觉,或者说,愧疚吧,尽管真的已经过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Dick皱紧眉头,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固执地盯着红头罩的脸。

 对方的肩膀在紧绷了一会之后终于无奈地松懈下来,“败给你了,”他说,然后Jason把手伸到脖子后面打开了头罩。

 他把头罩夹在胳膊下面,退坐到了沙发上,不胜疲惫的样子,却仍旧拿过了那个纸袋在里面翻找着,“有点饿了”,Dick听见他声音很是低哑。

 “还有,给我弄针破伤风球蛋白来,急救箱里的放太久不能用了。”

 “那就别动啤酒了,little wing.”Dick重又戴上多米诺面具走回到阳台上,语气里透出些轻松。

 Jason挥了挥那只缠着绷带的手,没抬头。

 “矫情。”Dick撇撇嘴,纵身一跃消失在夜色中。



TBC.


评论(2)
热度(33)

© 木石已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