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已默

文渣橡皮章废

Back in Gotham【3】(Jaydick)

下回绝对不开暗恋模式虐待自己(还有他俩)了

你们俩直接去开房好不好(笑)


【3】

Jason黑色的长袖衫脱了一半,剩下的部分斜垮着堆在胸前,隐约露出小腹上紧实平滑的肌肉,因为呼吸的急促而微小的起伏着。

他手里拿着“那玩意”。

透明的,纤细的,锋利的,森冷的——

针头,好吧,是针头,是“那玩意”,“you know what it is”

Jason把针头对准大臂上的静脉,他很了解应该怎么做,消毒和准确地找到注射点,那太简单了,然后下一步就是把针头捅进去,捅进去,把它捅进去。

捅。进。去。

Oh come on, Jason

别跟个毛还没长齐的小鬼似的。

“呃….你看起来需要帮助?”Dick歪过头看他一眼,此前他的眼睛一直黏在电视上,非常善解人意的表达出他对另一边的状况“毫不关心”。

他很小心翼翼。

Jason把针头拿开,暂时活动了一下脖子和肩膀,“你怎么搞来的这个?”

对方转过头来看着他的眼睛,然后很快地下移了,停了两秒钟然后又转回电视,“回蝙蝠洞里拿的,”他迟疑了一会,然后以玩笑地口吻说道,“你知道的,Bruce经常受到犬科动物的青睐,他那里大概可以批发破伤风针和狂犬疫苗。”

“他没问你?”

“问什么?哦,他不在,Damian在那儿,他问了。”

Jason顿时有点焦头烂额,这小子是他第二不想示弱的人,知道了缘由大概会被他抓来当把柄什么的,“你怎么说的?”他有点紧张。

“别担心,糊弄过去了,你大哥我这点手段还是有的。”Dick笑得一脸得意。

Jason挑挑眉,那意思是说我很怀疑这一点。

他没留意他自己也跟着笑了。

好吧,接下来实在没有别的话题可以用来拖延了,Jason想,而且现在屋子里只有电视的声音,他稍稍有那么一瞬间遗憾了一下为什么他和Dick之间只有家族的话题可以聊。

他再抬头,发现Dick已经坐在了他旁边——一秒钟前他还在沙发的另一头。

Jason没有被吓到,他只是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又倒下去,这种过近的距离让他靠近Dick的那只手都僵硬了。

“我可以帮你,littlewing” Dick,Dick Grayson,他名义上的大哥,此时正用非常诚恳的语气和表情非常诚恳地表达自己的意愿。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口气跟大街上那些诱拐小孩的罪犯的口气一模一样?”

Dick愣了一下,然后又笑起来,“别把我说的像个混球。”

你就是。Jason在心里念叨,你应该表现的像是在嘲笑我,这样我就有理由发火,然后自然而然地带过这句非常有情色意味的“主动提供帮助”。

Jason拒绝承认是他自己想歪了,从他一举一动都那么该死的性感的大哥嘴里说出来的话难道会有人只理解字面意思?

Dick眨着婴儿蓝的眼睛看着他,理所当然地向他伸出手。

Jason突然有点庆幸他发烧了。

他别过头,把一直攥在手里的针管递给对方,心里的某块地方像是如释重负一般柔软的塌陷。他知道Dick很固执,别人会因为他无时不刻的笑和没心没肺的好而以为他是个老好人,事实上他也确实是个老好人,但绝不是个好说话的老好人,他有他绝对的固执,绝不退让的底线,绝不会让人侵犯的要保护的东西。

Dick又笑起来,而Jason数不清这是他今天晚上第几次笑,他说:“我还以为咱们俩要瞪眼到天亮了。”

Dick从医药箱里翻了两只一次性手套拿出来戴上,又重新给他消毒了一遍,然后给他在手腕上绑上止血带。全部的程序异常熟练,没有一点的犹豫。

Jason看着他认真的神情。

他也知道自己一直在犹豫什么。他知道Dick的底线是什么,是那个时常破碎的四分五裂的家,是那个尽管信任出现了裂隙他却还要努力保持其完整的那个家,是家里的所有人。他甚至不用想,如果不是他,是Bruce,是Damian,是Tim,或者是这个家里的任何一个人需要Dick的帮助,Dick都不会吝惜他的时间他的精力。

然后当Dick把针头放到灯光下排气的时候他果断把头挪开了。

他感觉到Dick没拿针的另一只手覆在了他的肩膀上,还捏了捏他的肌肉,“挺结实的嘛,”然后是两声善意的调笑,“握拳。”

Jason下意识地照他说的做了,这打断了他的思绪,而他整个过程的一言不发让Dick以为那是对针头的恐惧太过强烈。

他没注意到他自告奋勇的小护士露出了一副非常忧虑的神情。

“嘿,你不会是那种打完针一定要吃点糖的模式吧,我可没有…”Dick非常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不过咱们可以换点别的奖励什么的?”这句自言自语似的问话结束之前,Dick就把针管扎了进去。

Jason有点走神,刚要没好气地回他一句蠢鸟,就被这出其不意的突袭把话卡在了嗓子眼里。

“操!!你就不能,你就不能……”Jason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气的说不出话来。

Dick还扶着针头,正在慢慢地往里推着透明液体,“你想让我说什么?”他好笑道,“我还说,准备好啊,我要把针捅进去了啊,你千万不要看我啊,看窗外啊,喔小翅膀是个乖宝宝…”

“恶,你可以闭嘴了。”Jason被可能发生的幻想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你也可以不用抓着我另一只手了吧,很痛。”

他松开了手,看着Dick的脸扭曲成一块嚼过很多遍的口香糖,同时又憋着笑偷瞄他脸色,一副无法形容的滑稽样子。他努力不让歉意从自己脸上浮现出来。

“ok啦,摁着棉球等到不流血就行了,睡一觉,明天早上不发烧就没事了,能及时处理真是万幸。”

Jason看着他把残余垃圾拿进盥洗室,然后里面有马桶抽水声断断续续地传出来。

Dick甩着手出来,把水珠抖得到处都是,然后看到房主一脸猪肝色地盯着他大剌剌的行为,十分不好意思地在仔裤上蹭蹭——房主的仔裤。

算了…不跟你计较…Jason看的嘴角直抽抽。

因为Dick的那些小动作看起来自然地就像在他自己的小屋里,让他脑海里升腾出“居家”这个词来,也是这种无违和感能让Jason这副臭脾气也想不出不欢迎这只蓝鸟儿的说辞来。

Dick Grayson对他来说无疑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那他对Dick呢?

“你没忘了你刚才说的话吧?”

“哦…你说奖励啊,当然没有,你想要什么?”

Jason换了个洗耳恭听的姿势,“你看着给吧——我满意才成。”

“……你比Damian还难搞”Dick嘟囔。

“你说什么?”

“没有…那就这个吧。”Dick径直走过来,俯视着坐在沙发上的Jason,然后弯腰亲了他的额头一下。他把Jason一头倔强的硬毛揉散,笑得眼睛眯成两道弯,“满意了?”

Jason愣怔一下,他看着Dick的脸,对方的表情在逆光的背景下闪过一丝踌躇与不安,有意识地躲开了他探询的目光,Jason还能清晰地感受到那柔软的唇瓣贴在他头顶那一刹的触感,还有酒精的混合气味扑面而来,医用酒精和啤酒的,还有也许是香波的残余气息,甜美的温暖的。

他梦里的幻影给现实罩了层扑朔迷离的纱,眼前突然浮现出一个穿着罗宾服的少年,不是他自己,而是那个曾经的wonder boy ,鹅黄色的披风青涩地抖动着,一如他脸上刚刚萌发的淡淡绒毛。他曾经的憧憬,曾经渴望得到的认可。他矛盾的希望不要有任何一个人说他像他的上一任,可又克制不住地想亲眼看看那个最优秀的男孩在夜色中矫健地翻腾如同聚光灯下的明星。

那是他缺失的时光。

他在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迷上了名叫Dick Grayson的男孩。

“我不满意。”Jason哑着嗓子说,无视了失措的蓝鸟儿。

他拽过Dick的衣领,让他整个人都失去重心地倒在自己身上,然后扣着他的后脑狠狠地亲吻了他。

绝不是玩笑的,可以事后解释的亲吻。

Jason任性地啃咬着对方的嘴唇,然后把舌头伸进他的齿关横扫过每一处层叠的沟壑,他舔吻着吮吸着,沉迷在可以完全占有面前这个人的片刻中。

他想知道他JasonTodd对于Dick Grayson而言,是不是仅仅是家人,是不是仅仅是他要守护的那么多人里面的,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的一个人。

他期待地微微发抖。

直到Dick用力的推开他,抬起头来。



TBC.


马上就完了

评论(9)
热度(30)

© 木石已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