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已默

文渣橡皮章废

Living to die 02(血族AU,年下养成,长篇)

02

“别动!”Steve在浑浑噩噩中听见远处传来一声大吼。

他停止了挣扎,还没来得及睁眼就听见子弹破膛而出的轰响,然后是更近距离的,皮肉撕裂的声音从他头顶传来,怪物咸腥的体液紧跟着撒了他满脸。

他从喉咙里发出了不满的咕噜声,不过算了,比起这个,还是被吸成干尸更恶心一点。

Steve睁开眼睛,推开了那具因为被爆头而迅速变黑腐化的尸体,拾起脚边的枪向巴恩斯先生跑过去。

然后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刚刚瞥到的黑影。一只硕大的,稳健的,潜伏在屋顶上的黑影。他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他们还没脱离危险。

巴恩斯先生穿着一件棕色的皮夹克,眯着一双锐利如鹰隼的双眼,小跑着冲过来把他护在身后。

Steve没时间向巴恩斯先生微笑来表达他的感激,他把他的枪护在身前,小声的说:“还有一只...刚才...”

“我看见了。”巴恩斯先生后退了一步,两个空弹壳应声而落,他端起枪。

Steve顺着他枪管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不意外地发现了那只硕大的黑影。那只黑影比他们俩的个头加起来还要大一倍,它蹲在房梁上背对着月亮,惨白的光晕从它身体的轮廓散发出来。

Steve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攥紧了枪杆。巴恩斯先生则是一动不动地钉在那里,瞄准猎物的手稳若磐石。

怪物好像在观察他们似的,良久,突然开口发出了有节奏的“嘶嘶”声,然后渐渐地又变成了从喉咙深处挤出的拖长了调子的呻吟,声音粗嘎难听,回荡在夜晚有种特别的诡异,最后那调子竟突然有了抑扬顿挫,反反复复像是在重复一个单词,只不过它终究不会言语,发出的总是无意义的怪声。

有一个念头飞速地划过Steve的脑海——也许这只怪物想对他说什么?他怀揣着这样隐秘的想法,既觉得恐怖又觉得兴奋。

但是巴恩斯先生对于这样的情况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丝毫没有要探询的欲望,他在等待着一个最佳的对方无法闪避的机会。

怪物“自言自语”了很久,终于在没有回应的僵持下感到了恼怒,张开巨嘴发出了尖利的吼声,一条足有成年人大腿粗细的舌头从他无底洞似的喉咙里冲出,笔直地刺向目标更大的猎人。

巴恩斯先生显然没料到这一手,情急之下扣动了扳机。然而那怪物的舌头灵活的就好像它的另一只手,只是轻微地抖了两下就避开了闪着银光的子弹。

眼看着血灾避无可避,一切都回天乏术。

Steve眼睁睁地看着那条前端分叉的舌头逼近,绝望从他的眼角渗出,他耳边仿佛传来了无数翅膀扇动的声音。

但那不是天使。

怪物巨大的口器在离他们的鼻尖还有几英寸的地方急刹住了,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尖端开始腐化,逐渐蔓延回去,整条口器一下子绵软无力地垂下,从根部断裂砸在地上。两个人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仰望着那具庞大的身躯,看着他一下摇晃都没有就笔直地从房顶上坠下,太阳穴处赫然一个硬币大的枪眼,四周皮肉外翻。

吸血鬼刚刚蹲立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穿着长外套的男人,夜风滚滚掀起他外套的下摆,好像那是一方轻盈的斗篷,头上扣一顶软呢帽,手里空荡荡的。

Steve看楞了,手里拿着的枪“嗵”地一声掉在地上,他手忙脚乱地低头去捡。

巴恩斯先生抬枪怒喝:“你是什么人!从房顶上下来!”

“哇哦,”那人伸出双手,灵活地在空气中摆动手指,“你就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说话?”

话音刚落,他就从房顶上跳下来,稳稳地落在两人面前。

“你是怎么杀死他的?”Steve能感觉到巴恩斯先生明显松了一口气,语气里更多的是怀疑。

“哦,你是说这个吗?”他一脸得意地勾起嘴角,甩了一下左小臂,两个半圆形的铁板就从他袖口里伸出来合成一个完整的圆,正好是怪物太阳穴上的伤口大小,“这个是我自己做的袖枪。”说罢他还调皮地向Steve眨眼。

Steve只觉得面前这个陌生人的眼睛太大太好看,像琥珀似的晶莹透亮,他不由自主地避开视线,假装心不在焉。

巴恩斯先生半信半疑地放下枪,“这么说你是个猎人?”

“你猜对了,”他点点头,“这三只吸血鬼是我的漏网之鱼,我是一路追捕过来的。”

“三只?这里只有两只。”巴恩斯先生眉头紧锁。

“不,还有一只。”一直没开口的Steve说话了,“还有一只,在我的房子里。”

巴恩斯先生不可思议地上下打量他羸弱的身板,“你自己一个人干掉的?”

Steve被这并无恶意的目光刺了一下,鼓着腮帮子重重地点头。

“这小子看来是个天生的猎人。”陌生男人摸摸他的头。

巴恩斯先生抬起头来看看月亮的位置,面色凝重的说,“看来今天晚上是没法睡了,这三只吸血鬼太不寻常了,明天早上天一亮就得烧掉。”他顿了顿,“这附近还有两户猎人,我去叫他们帮我抬这两具尸体。”

“然后……我去帮这孩子把他家里的尸体弄出来。”男人迅速会意。

“如果你愿意的话。”巴恩斯先生目光软下来,“忘了说,我的名字是Richard,Richard Barnes.”

“Tony Stark,叫我Tony就好。”

“好的Tony,希望我可以信任你,这个孩子也麻烦你送回去了。”

Steve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了,这么轻易就信任一个刚认识还不到十分钟的陌生人真的好吗????他有种被卖了的错觉。

“你可以信任我。”Tony弯下腰来,没对巴恩斯先生说而是对着他说道,“带路?”

Steve在巴恩斯先生安抚的眼神中点点头,带着身后的男人径自往家的方向走去。




TBC

评论
热度(10)

© 木石已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