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已默

文渣橡皮章废

给我一支舞的时间(探戈舞者SteveX编舞导师Tony)

16

Steve遇上一个没有课的下午,他便早早地去了舞蹈教室,果然只有Tony一个人坐在电脑前面。

酒红色的地板刚刚被擦过,能反射出他皮鞋的影子,Steve并没有蹑手蹑脚的走过去,他放任清脆的叩响在屋子里回荡,但对方仍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走近,发现他的导师,Tony,正仰头靠在椅子背上,闭着眼睛,耳朵里插着耳机,鞋尖有时候抖动一下,证明他没有睡着。

Steve想去叫他,却在即将触碰到对方肩膀时退缩了,他退后两步靠在墙上,注视着那张难得平静的侧脸。

他知道自己该去热身,练习一下基本动作什么的,但他鬼使神差似的滑坐下来,不想挪动步子,反而从裤兜里摸出餐巾纸和铅笔头,开始乱涂乱画。

Tony眼角的皱纹有很多,细小而曲折,然而丝毫不会让那只熠熠生辉的眼睛黯淡,像是琥珀岩层上的水潭,周围总是要有岁月冲刷的痕迹。

“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叫我?”

意识到对方回头的时候已经晚了,Steve不自觉画出的那只眼睛已大概成型,只缺颜色。

“嘿...你在画我吗?”Tony眉毛一挑,有点愉悦。

Steve有点不好意思,知道掩饰没用,就点了点头,“你眼睛很好看。”

这回换成Tony不好意思了,“噢!谢谢...虽然我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他说完还眨了一下眼。

话题走向有点奇怪——在独处模式下,Steve把餐巾纸揉成一个球塞进衣服兜里,“所以,有什么安排?”

Tony看看手表,“时间还早,过来陪我选舞曲吧”,他把其中一只耳机递了过来。

“靠近点。”Tony把转椅向旁边挪了挪,让Steve能看到电脑屏幕,而Steve也得迁就着耳机线的长度,弯腰撑在桌子上。

“我刚定好一首,一共要三首串联,没问题吧?”

“当然。”他说,然后音乐灌进他的耳道。

他想说点什么,发表点什么特别的见解,但是他的喉咙仿佛被胶水裹住,艰涩着发不出声音。

Steve真的有点后悔自己没热身导致他挨着Tony的那半边肩膀就像个用了九十年未上油的老锈轴承,轻微一动就嘎吱嘎吱响。

“等一下!刚才那首…”

Tony停下了鼠标滚轮,又把歌倒回去,“这个吗?我觉得稍微有点缓?”

“你选的那首怎么样?”

“适中吧,我很喜欢的一首。”

“我觉得这首感觉很不错,再加一首热烈点的,有层次感。”

Tony点点头,“可以,听你的。”

Steve为了把曲名记下来,不得不把手头唯一的纸再掏出来抚平。

El dia que me quieras.

他一笔一划的,铅笔印烙进那布满沟壑的表面。

 

17

“你知道吗,看他俩跳舞,让我想起Pepper小姐给我们上的第一堂理论课。”Natasha说.。

“为什么这么说?”Sharon不明就里。

“我现在还可以给你背出来,”她说,然后清清嗓子。

[阿根廷探戈和国标探戈的区别是非常微妙的,阿根廷探戈对于男士是引导和诱惑。]

Steve和Tony贴面站着,他的鼻尖抵上后者的面颊,左肩向行进的方向微微倾斜,其中一只手扶住Tony的腰,有力地主导着。

[对于女士,是绝对服从、试探和诱惑,要把绝对服从放在第一位,这和国标探戈就有很大不同了,尤其是Close Position的时候。]

Tony的脚步紧追着对方的,他整个上半身都岿然不动,稳定的像被石膏固定过,小腿以下却如波涛翻涌,连续的八字步纠缠出残影,然后是一个左转接开位,脚尖像一个摆锤,轻浮地左右摇晃,然后徘徊着点在斯蒂夫的两个鞋尖上。

“啧啧。”Clint原本在热身,看着两人如胶似漆的舞步也凑了过来。“为什么我觉得他俩跳的比男女还腻歪?”

[阿根廷探戈基本不要求甩头,且不需要保持一种紧张警惕的状态,必要的时候可以有眼神交流。]

Steve牵着Tony的一只手,把它高举起来,让他的舞伴在他身前提步旋转,末了的时候两人分开半个手臂的长度,对视,挑眉,充满深意的微笑,然后换成Tony的手半拥住Steve的后背。

Clint吹了个口哨,“换位咯!”

[阿根廷探戈非常忌讳女舞者“Lead Yourself”,并非不讲究配合,而是所有的发挥和配合都建立在绝对服从的基础上。]

的确两个人身高有差距,但这并不是Steve开始跳女步后就变得诡异的主要原因。Tony写了一个新动作,需要Steve抬起一条腿,绕着他的舞伴作圆周旋转,而他此时要做的,就是微屈身子,用两个膝盖夹住Steve作为轴心的那条腿,帮他掌握平衡。

“呃….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Sharon看着Steve越转越直起来的腰——他原本应该是后仰的,“他们俩的重心是不是有点奇怪….”

Tony握着Steve的两只手,也觉得有点别扭了,因为Steve慢慢地变成了重心所在,而他反而被对方压过来的身躯给逼的向后倒去。

然后越来越歪越来越歪越来越歪。

“停停停停停——!!”Tony也是手足无措了,跳了快半辈子舞,从来没有碰上这样的一位。

Steve终于发觉势头有点不好,赶忙把Tony往回拉。

“啊!!!——”然而并没有挽回局面。

“STEVE ROGERS!!!你他妈——”Tony的惊叫被哽住了,Steve的腿完全卡在了他两条腿中间,然后他被拽的正好坐在了对方的膝盖上,卡裆的那种。

[一个成熟的舞者,既要学会引导,也要学会被引导,二者互相信任,直至不需要睁开眼睛,身体就能告诉观众他们是否默契……]

“嗵”的一身闷响,打断了Natasha的背诵,“Clint我拜托你,可不可以不要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呃…”

“什么情况?他们怎么能摔倒的?我见过踩脚的还没见过谁摔倒过…”

Sharon已经冲上去扶了,Clint还站在原地目瞪口呆地摇头,“我也没见过…”

 

 18

“哈哈哈哈哈!!!”Loki一阵狂笑。

Thor也轰隆隆的笑起来,连带着打碎了一个杯子。

“笑!!你们再笑!!”Tony恼羞成怒,然后把钱包递给酒吧的老板娘。

“我们为什么不能笑….那天不在现场真是一大损失….”Loki上气不接下气的。

Carol勉强维持着面部表情,“然后那个蠢小子真吓坏了啊?”

“对,而且他吓坏了的表现就是一个公主抱把Tony强行送去了校医室,再提示一下,穿过整条走廊。”Loki坏笑着指出。

“在我强烈的抗议下!!!”

“你刚才不是说你疼的感觉这辈子都硬不起来了吗?还有力气说话?”

“你吃屎去吧,我那是夸张手法,小Tony好着呢。”

 

 19

Bruce眼睁睁看着一阵旋风冲开了他的医务室大门,然后他的病床上就多了个躺着的人。

“怎么了?”他往下拉了拉眼镜,认出来床上的人正是他的老朋友Tony Stark.

边上略显眼生的青年先开的口,“他刚才跳舞,撞到…裆部了…”

Tony在床上夹着腿,五官都扭曲了,“真没事…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Bruce耸耸肩,“随你,学校里这种情况还是挺常见的。”然后他把目光转向Steve,礼貌的点点头,“男朋友吧?今天晚上就别做了,观察一下。”

Steve抱着臂站在一边,正打算听一些专业的医学建议,万分没想到会是这句,“呃,抱歉我...”

Tony已经快被接连的突发状况搞到神经衰弱,“不是!!上帝啊Bruce他不是!!!”

反应有点大啊,Bruce看见两人尴尬的对视,然后各自别开头去,感觉有点好笑,“我去拿冰袋。”

然后他溜去了隔壁。



20

第二天生龙活虎的Stark教授又回来了。

Natasha把一份慈善表演的主持稿打印件送来,临走的时候听见他电脑里放的歌,又饶有兴趣的停下了脚步。

“这是你们最后定好的曲目?”

“对,其中一首,你觉得太慢吗?”Tony接过稿子随意翻了翻,并没太放在心上。

Natasha摇头,“观众习惯激昂的曲子,偶尔换换风格也不错,这不是你选的吧?”

“不是,Steve选的。”

“歌名是El dia que me quieras,挺有意思的。”

“说说?”

Natasha笑笑,“我上学期修的西语,这歌名翻译过来应该是‘你爱我的那一天’”

Tony翻页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TBC



附上这首歌 《El Dia Que Me Quieras》http://www.xiami.com/song/1768972143

评论(1)
热度(20)

© 木石已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