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已默

文渣橡皮章废

给我一支舞的时间(探戈舞者SteveX编舞导师Tony)

下回完结。
叉冬叉注意。



21


天鹅绒的幕布垂下来,把舞台与酒会场地隔成两个不同的世界。

Steve本以为会是他进行面试的那种模式,舞台下面是一排排整齐的座椅,所有观众都正襟危坐,只在曲终之时报以掌声。然而此时幕布外面一片嘈杂,他从边缘的缝隙望出去,看见两条长桌居于场地中央,上面是各式点心和潘趣酒,再远一点还有半月形的吧台,女宾客们三两一堆哄笑不断,耳边和脖颈上珠光闪烁,男宾客们大多流动着互相应酬或安静品酒,总之并没有人很期待表演的样子。

然后他眼前出现了一只上下挥动的手,“别看了,等到快开始的时候他们就会期待了。”那个人好像能读懂他的心思。

他回头,看见Tony穿着一身黑,黑色的燕尾服和领口处露出的黑衬衫,西裤和尖口皮鞋也不例外,唯有礼服修长的下摆,内衬着的是一抹张扬的红。

他不加遮掩的表达出了惊艳。Tony得意的胡子都要翘起来,指指他身上的象牙白套装,又说道:“相信我的眼光是你这辈子做的最不会后悔的一件事!”

Steve无奈的摇头,但其实是他不得不掩饰自己过分的笑容。

“还有一件事,”他想起来,他一直在盘算的念头,“我还没有正式邀请你跳舞?”

Tony有一瞬间的诧异,然后假装懊悔的扶住额头,“竟然被你抢先了!搞得我好没面子!”

Steve噗的笑了,然后不得不清清嗓子恢复正经。他站在Tony左手边,微微向前探出身子,伸出了右手,拇指上翘,把对方焦糖般浓郁的眸子揉散在自己眼中,感觉心脏擂鼓似的跳动在喉咙里——

“我能否,请你跳一支舞呢?”

他说。

过了很久,他才感觉到一只温热的手被交付于他。

只有简单的一个,“好。”



22

“停!停止那样看着我!”Tony作出一副投降的姿态,“我知道你要问什么!那个答案是'Yes',好了现在可以不要再用那种目光审视我了吗?”

Pepper准备好的长篇大论被他噎了回来,她叹了口气,“你总要把自己置身于这种,这种尴尬的境地,我不想阻止你,但我也不想看你越陷越深。你要只是一时兴起,大可以现在去找他——幸好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然后你们好聚好散,就像你原来做的那样,但是,天啊,现在你跟我说你爱上他了……”

“啊别提那个字,也别提他,Steve就是个他妈的该死的病毒,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他,我站在他对面的时候还是满脑子都是他,我做了一堆傻到家的一点也不'Stark'的事,我在更衣间的时候对着他勃起,就是这样我居然还对他说'咱们俩又不会真的在一起'!!哦我发现我总算说对了一句!”

“你都对他有反应了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他知道这事吗?”

“当然不了,我想,我当时还没发现事情的严重性!我以为那是正常的!他要是知道了还有可能当我的学生吗?!”

“好了Tony,你也不要太悲观,你还不知道他对你的感觉,太早下结论只会……”

“我觉得我刚刚知道了……”Tony捂住了脸。

Pepper大张着嘴看他。

“Steve挑的那首舞曲,叫《你爱我的那一天》。”

Pepper松了口气,“那你还担心什么,这不是明摆着他也对你有好感!”

Tony哀号,“为什么你会这么想?这难道不是他知道了我对他的感觉然后在警告我吗?!”

“……”



23

顶灯在舞台上留下一个暗金色的圆,照亮了停滞的两人。

舞台下是一片正在呼吸的黑暗。

Steve向着那片黑暗,低头注视着自己的鞋尖,Tony则站在远处的他的身后。

手风琴忧郁而绵长的声音娓娓而来,Tony 踩着节奏一步一顿地向前行进,直到贴在Steve身后。此时小提琴高调地摇曳滑入,某种戏剧性的浪潮就此开始沉浮,Steve猛地转身,然后牵起了Tony的手,带着他走了几个侧行摇步,沿着那个模糊光晕的轮廓,最后反身换位步回到灯光正下方。

Tony并紧了双腿,贴着他的舞伴,摇摆着蹲下又摇摆着站起,然后小腿前挑后抹,最后折起勾在Steve的腰肢上,皮鞋紧蹭着对方臀部,糅合试探与诱惑。

小提琴拔起了一个令人战栗的高音,Steve本来略显沉静的舞步突然有了波澜,他搂着Tony一个常步,然后大幅度右倾,对方还稳稳的勾在他身上,与他直直对视,只有燕尾服的下摆堪堪垂地,露出一抹艳丽的红。

直起身后两个人的舞步协调了起来,你来我往,若即若离,脚步令人眼花缭乱,却不让人感到毫无章法,舞台地板上的影子随着他们的移动变大变小,像是花朵一季一年的盛放与凋零,充满生机的流动着。

Tony在一个四快步之后猛然停顿,然后绷紧脚尖探进Steve两腿中间,他攀着对方的肩膀,狡黠地笑着,不无深意的缓慢勾回脚尖,收回腿的同时用膝盖轻轻触碰对方的裆部。

黑暗中传来了女士们倒吸一口气的声音。

Steve嘴角微微勾起,带着Tony右转接六连步,又举起一只手引导他旋转,收回手的同时撑起对方的腰,让他的舞伴在空中干脆凌厉的剪腿跳,最后优雅的放手,看他落地站定,就在那短暂的一瞬间小提琴的旋律悄然消逝,手风琴从陪衬跃为主角,轻踱着步子送来柔软的梦境。

两人互相走近,然后背靠着背握起了手。

灯光忽地消失,寂静把舞台笼罩。

底下愣怔了两秒,紧接着爆发了后知后觉的掌声,伴着尖细的口哨声。

“哇哦……”

Clint对着后台目不转睛的一群人,“咱们还是先帮Steve也想个代号吧。”



24

“啤酒,两位,谢谢。”Bucky拉过吧台旁的一只高脚椅,侧身坐了上去。

“点那么多干什么,我们俩都有了。”Steve转过头,他右手边是Sharon,后者晃晃手里的苏打水向他示意。

“待会还有人过来,”Bucky轻描淡写地说着,“怎么突然想起来把我们叫出来喝酒了?”

Sharon用胳膊肘捅捅Steve,朝着Bucky道,“好消息,你听他自己说。”

“你跟Tony表白了?”Bucky想也没想。

Steve看起来并不像他身旁的女伴那么开心,“算是吧。”

啤酒这时候送了过来,Bucky抿了一口即将要溢出来的沫子,看了他一眼,“看来结果不理想?”

“现在我倒希望他一口回绝。”Steve敲敲杯子,“已经一个礼拜了,半个回应都没有,一切都照常。”

Bucky摇头,“都跟你说了别用那么晦涩的方式,现在连情书都没人写了,老爷爷。”

“那你觉得应该怎样?”

“直接去约啊!请他出去,餐厅、咖啡馆、酒吧哪个不行?或者再‘Rogers’一些,画廊、公园、海洋馆,总比你们俩天天在教室里腻着好吧。”

“还是会有点奇怪,”Sharon插了一句,“老师一般都不会同意学生这种邀请的。”

“不会啊,”Bucky仰头灌了一口啤酒,“Rumlow就同意了。”

另两个人像见了鬼似的看他。

“呃…你刚才说的是谁?”

Bucky刚想重复一遍,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就震了一下,“等下。”他触亮了屏幕,然后少见的笑了,“一会你们就见到了。”

Sharon看了Steve一眼,“你也觉得超级诡异对吧….”

然后那个人很快就进来了,越过吵闹的人群,只穿了一件工字背心,脸上是熟悉的轻浮。

男人身上有未散去的汗,在肩头上薄薄地覆了一层,走到跟前的时候招呼也没打,只是压过Bucky的后脑和他交换了一个吻。

Steve皱着眉头一言不发,Sharon则瞪大了眼睛。

Bucky拍拍他男友的脸,短暂地推开了对方,然后一脸平静的冲着Steve,“我觉得有时候,时机对了,你就主动一点吧。”




25

第二首曲子开始之前,Tony贴着Steve的脊背,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的搏动,几欲撕裂胸腔迸发而出,他喘息着,暗自诧异于对方的好体力——那一道白色仍旧安静可靠的像一堵城墙。


他捏了捏手心里的另一只手,那只温暖的手立刻给了他回应。


Tony感到一种微妙的满足。


然后舞台的灯亮了,这回是三盏并列同时打开,随即又是一串手风琴的音符开场,尔后除了小提琴还加入了吉他的清亮拨弦声音。


他甩开了Steve的手,跨步后退,场上的气氛陡然变的严肃且小心翼翼。


Steve紧跟了上来,扶住Tony的腰,此时两人的舞步看上去更像是博弈而不是缠绵,Tony在侧行连步之后接了几个侵略性极强的犬齿步,直逼的Steve用快步闪躲,然后摇步转滑过,四两拨千斤。


两个人几乎踩遍了整张舞台,灯光下只见小腿蹦直勾回,仿若刀光剑影,浓烈的黑和隐忍的白无法互相理解,无法互相交融,只有界限清楚的交锋,只有痛彻心扉的伤害。

Tony注视着Steve翩翩飞舞的燕尾服下摆,感觉喉咙里一阵瘙痒,像是要烧起来一样。

曲子过了一半,响板的声音若有若无的叩了起来,如同空的子弹壳接二连三地砸在地板上。Steve的舞步加快了,他把每个步子精准而凌厉地踩在Tony鞋的内侧,直击出“嗒嗒”的脆响。

Tony听着沉重的鼓点渐起,逐渐作出不力的样子。节奏的掌握转而交付到Steve手中,Tony完全顺遂与对方,几个华尔兹转身后,他甚至倾斜了整个身子,两条腿交叠着几乎要贴上地面,跟着Steve的箭步侧身并行。

还剩最后的几秒,两人的舞步已经沉重铿锵到不可思议,然而一直处于上风的Steve突然委顿了身子,像是被针刺到,他一个后截步停了下来,松开了对Tony的钳制,然后向前疾走,滑出一个弓步,后腿的膝盖缓慢而有力的砸在了地上。

Steve垂下头来,音乐戛然而止,他一动不动地就像块碑石。

Tony则僵硬着,一步一步退回到了帘幕后的黑暗里。



他看着那个金发的学生,突然无语凝噎。

这么高的完成度,是他从来都没有期望过的,可是Steve给了他一个惊喜。

他有点舍不得就给他写这一支舞,有点舍不得就和他跳这一支舞,他有个能吓到自己的想法。

他在黑暗里喘息,强忍住咳嗽。

他想给这个人写一辈子的舞,他想和这个人跳一辈子的舞。

他想和Steve Rogers在一起。





TBC

评论(3)
热度(19)

© 木石已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