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已默

文渣橡皮章废

内战坦白读后感,你懂得。




托尼斯塔克有一个秘密。
当那个男人坐在冰冷的栏杆后面,让条状的阴影把他愤怒扭曲的脸分割成零碎时,他却穿着体面的衣服,装的自己好像个脸皮和精神都尚且完整的人。
“这值得吗???”男人怒吼,看着他的眼神中比悲愤更多的是怜悯。
我不需要你的可怜,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可怜。
“你是个输家。”他指出。
他至今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是这个人,这个坐在监牢里的人,怎样也无法答应他的恳求,站在他的立场上想问题,或者认真对待哪怕只是一点的他的恐惧——对未来预见的恐惧。
他转身离开,指节因为过度用力的攥紧而发白痉挛。
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做梦,梦见他生命里最美好的那天,他梦见冰,梦见自己黄色的面甲映在冰上,他梦见蓝色,梦见衬着蓝色的那人不老的容颜和金色的头发。
回忆比艰难的抉择更能刺痛他。
又或许是因为前者,后者才显得那么艰难。


他制造奇迹,然后透支完了他所能拥有的全部运气。
他手里没有正在削皮的苹果,但是他感觉他正在说的话就像他正在医院病床榻旁坐着,边上一篮子水果和鲜花。榻上的人即便伤了肺也要不停地说话,像台怎么摔也摔不坏的破旧老风箱。
他感觉自己有些絮叨,脑子不太清楚,舌头也不太利索,不停地重复用些“然后”“而且”“你知道吗”的繁琐词汇。
他说他没法当个狠角色,没法不择手段的去达到某个目的。
他抽噎了,像个该死的失控的小孩子,经常因为犯错误后急于辩解而抽的话也说不清楚。
他说,这不值得。
什么不值得什么呢,谁又不值得谁呢,战争,民众,政府,法案,复仇者,死去的孩子,死去的队友,死去的美国队长,活着的他。
他恐惧的发现这句话的范围可能很小很小。
他恐惧的发现他曾经触手可及的未来在瞬息间化为了齑粉。
他恐惧的发现他自私到肮脏。
托尼斯塔克,你怎么敢这么想。
如果结局是这样,他宁愿原则动摇。
托尼斯塔克有一个秘密。
可是斯蒂文罗杰斯永远不会知道。


End






评论
热度(8)

© 木石已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