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已默

文渣橡皮章废

【盾铁/冬寡】七年之痒(普通人AU)

角色属于漫威。
浪漫的梗属于《摩登家庭》S05E01,犯蠢属于我。

分级:PG-13
简介:同性恋法案通过之后,托尼和斯蒂夫都在为对方酝酿一个惊喜……
(REC表示正在录像,是现在时,可看作他们正对着镜头在做家庭访谈)



赠 介介




01
“我果然不能指望一个自由工作者记得出门带钱包,你带家门钥匙了吗?”娜塔莎把她的手提包甩到桌子上,自己坐在了斯蒂夫对面的快餐椅里。
“插画师,谢谢。”斯蒂夫朝她点头,“顺便一提,你丈夫被关在自家门外只能跑来我家借宿的情况还真不少。”
娜塔莎翻着菜单,“我出差了,他自己记性不好我有什么办法。”
她给自己点了一杯苦咖啡,然后转过头来好整以暇地望着斯蒂夫,“你说话真像他。”
斯蒂夫的眉毛温柔的挑了一下,不置可否。
“对了…说到托尼……”
“准备求婚?我看见这两天的新闻了。”
“没错,”他耸肩,“我坚持这种场面活,过时吗?”
娜塔莎笑了,“不会吧,你居然在反省自己过不过时?我还以为你早就习惯了。”
斯蒂夫表情微妙,“我是有些,你们说的,浪漫的点子,不过托尼总说它们老掉牙,”他在空中比了个双引号,“‘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古董戏法’,他这么评价,我有些不太确定他在吃了我七年同样的老式浪漫之后还能不能对我的求婚表示出惊喜……”
“Wow惊喜,你说这个词的时候就好像我叫詹姆斯乖乖小甜心”
“Come on娜塔莎,我是认真的。”他蓝色的眼睛眯了起来。
一杯苦咖啡递了过来,娜塔莎双手捧着杯子,沉吟了两秒,“那这样,你先郑重地请他回家吃烛光晚餐,然后在餐桌上向他提出分手……”
“停,我百分百告诉你这不是个好主意。”
“然后你趁他忍不住要哭鼻子之前,boom的一下把你的小黑盒子掏出来——”娜塔莎端着杯子夸张的比划了一下。
“不,他邀请我同居的时候用的这招,结果整个晚上都闹的鸡飞狗跳——别告诉我是你教他的。”
“不!当然没有!这个八卦詹姆斯从来没说过你可以多描述一些……
“不了谢谢,不是什么美好回忆,除此之外还有吗?”
“那这样,你拉着他的手坐在沙发上,然后把眉头皱起来——就你现在这样,然后说‘亲爱的,医生今天说我的大脑里多了一个小肿块……’”
“……”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先悲后喜难道不是最大的惊喜?”
“娜塔莎,我要告诉巴基你是个恶魔。”
“他早就知道了,拜托。”
“我要走了,我下午约了去挑戒指。”斯蒂夫嘴角抽搐着起身。
“你不想再深入讨论一下求婚方式?是你说不要老式要惊喜的。”娜塔莎在黑色的调料盒下压了一张钞票,也提着包站起来。
“算了,求婚还按老式的来吧,我应该在求婚地点上下点功夫,”斯蒂夫自暴自弃的说。
“好吧,我没想到你们俩都那么受不起惊吓,你知道的吧,我在告诉詹姆斯我怀孕了之前,我说‘对不起,其实我很早的时候就因为一次事故做了结扎,咱们俩这辈子都要不了孩子了’,天哪,你不知道他得知真相之后有多开心……”
“……”
“巴基他真的……很爱你啊。”
憋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斯蒂夫终于开了口。

Rec(斯蒂夫)我可怜的好兄弟,他是个善良的人。


02
Rec(托尼)我刚到那儿的时候,oh man,落地窗是透明的,他背对着我,桌上放着个黑盒子。

我早该想到的,真的,他又要抢先一步了,但是当时我已经在准备求婚了,我有全套的计划——哦我听起来是不是很像那个老家伙?嗯哼,我一向见机行事,他老让我破例。
托尼猛地停下脚步,然后像只兔子一样迅速地逃离了那条街,头也没回。
“该死的他又领先我了!——”托尼在电话里朝巴基哀嚎。
“他骗我说他吃饭没带钱包,结果是要向我求婚!!!他居然想在快餐店里向我求婚!!!!他是想破罐破摔了吗???”
“冷静,斯塔克,冷静,你现在已经到安全地带了吗?”巴基拿着手机跑出了办公室。
“我很冷静。”托尼对他这种安抚的口气感到了不满,“绝对不能让他得逞,我把计划提前了,”他看看表,“今天晚上我去取定制戒指,你帮我去买点荧光染料,白色蜡烛和手持烟花。”
“这是什么奇怪的play??”
“走开,巴恩斯。”
“用我重复吗?荧光染料,白色蜡烛和……”
“可我今天下午手术都排满了。”巴基无情的打断了托尼。

Rec(巴基)好吧,我得承认,娜塔莎昨天半夜才出差回来,我已经一礼拜都没见到他了,萨姆还住在巴顿家,所以我俩已经说好了——久违的二人世界。

“巴恩斯,你别想骗我,今天早上你把手机放在我们家餐桌上了,它好巧不巧的弹出了备忘录提示,上面是你和娜塔莎的见面时间,所以别犯懒,我算好时间你最多会晚五分钟见到你的妻子。”
“你看见了还让我跑腿??你好意思吗???让一个一礼拜没有性生活的人???”
“向你致以我最深切的幸灾乐祸,谢谢你巴恩斯,为我的人生大事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Amen”
“托尼,我要告诉斯蒂夫你是个恶魔。”
“不不不,相信我,他才是恶魔。”托尼一本正经的说。

Rec(巴基)呃……我一点也不想知道斯蒂夫恶魔在哪里,一点也不。

“嘿,浣熊先生,睡得好吗?”托尼赤脚站在咖啡机前,手上拿着一片涂了蓝莓酱的面包。
“不好,你家隔音层该加厚了。”巴基面无表情的打了个哈欠,“斯蒂夫呢?”
“晨跑去了。”托尼拿过咖啡壶,把自己的瓷杯满上,“要吗?”
“不用,我喝牛奶。”巴基熟稔的打开冰箱。
一旁的电视开着,正在重播昨天同性恋婚姻全境合法的新闻,街道上漫天飘着彩虹旗,网路上铺天盖地的“Love wins”
“激动人心,huh?”巴基笑着看向托尼。
“还好,毕竟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今天不请假去领证?”
“除非我的委托人也正好今天去领证,”托尼耸肩,“大部分人还是要正常过日子的。”他喝了口咖啡,“都在一起七年了,不着急这一两天。”
巴基翻了个白眼,“好吧,我忘了你是个理性派,托尼。被斯蒂夫惯的从不玩浪漫。斯塔克。”
托尼想了想,突然觉得有点不对,“我被他惯的?”他撇撇嘴,“什么意思?”
“你上一次送斯蒂夫玫瑰花是什么时候?”巴基拿叉子指指他。
“呃……我第二次和他见面的时候?”
“上一次给他亲手做饭?”
“……这明显不是我啊。”
“在烛光下对他说我爱你?”
“哦这个我记得,就在昨天晚上。”
巴基脸黑了,“我说的是餐桌上的烛光。”
“好吧,是你没说清楚。”托尼嘟囔。
“你有没有发现,我刚才说的都是他经常会做的事?”
“……是……的?”
巴基接着启发他,“你从没想过,给他点惊喜吗?”

Rec(托尼)我当然有给过他惊喜。(掰手指)变装类的:裸体围裙、军装、吊带袜、项圈、兽耳,哦,差点忘了高跟鞋,和派珀借的,场景模拟:419,rape,办公室,五十度灰,钢铁侠和美国队长,不要问我最后一个是什么——这些难道不算浪漫?天,世风日下。

“我……不太确定他想要的是哪种浪漫。”托尼最终还是退缩了。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斯蒂夫非常吃老式浪漫那一套,也就是他对你的那一套。”
“——然而我却习以为常很多年了,”托尼又端起杯子,但是里面已经被喝空了,他悻悻地垂下手。
“幸好你还能求婚。”巴基走过来帮他倒上咖啡,然后顺便拍了拍他的肩膀,“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03
托尼小跑着从法院的大理石台阶上下来,手臂上搭着烟灰色西装,领带被扯歪了四十五度,如果他手上有面镜子,他就该发现他的胡子上还沾着湿漉漉的咖啡渍。
真是一塌糊涂,活像刚刚迎面撞上一团飓风。托尼不停地看表,计算着还有多少时间留给他整理自己。

Rec(两人)(托尼)至今不知道人类为什么还要花时间在求婚这种灾难上。
(斯蒂夫无奈的笑)

“Hey,派珀,你到了吗?”
“谢天谢地,斯蒂夫还有七十五分钟就采购回来了,我这就回去准备,先把——”
“嘿……!我的大艺术家,你在这干什么呢?”
托尼激动得直接掐断了电话。
因为斯蒂夫正靠在他们家那辆宝蓝色的雪佛兰科迈罗上,把他的手忙脚乱尽收眼底。
“来接你啊。”斯蒂夫一副绅士做派地帮他打开车门,“请吧,我能言善辩的大律师。”他眨眼。
托尼在拔腿狂奔逃回家和上车之间权衡了很久。

Rec 不得不说,他真是措手不及的代名词,我当时差点都要怀疑这个人早就知道了我的求婚计划,专门赶在关键时刻来堵我了。

“Hey我想我们可能有麻烦了!”
派珀踩着高跟鞋冲进起居室,对着巴基道,后者正站在梯子上,捏着一只蘸满了荧光染料的小刷子往天花板上画星星。
“不,别跟我说那个shellhead改主意了,否则我会扭断他的脖子。”
“随你”,派玻翻了个白眼,“还有更糟的,斯蒂夫去法院接托尼了,我感觉咱们的计划要泡汤——除非你十五分钟内干完所有的活。”
巴基手里的刷子差点戳到鼻子上,“这不好笑,派玻,”他气愤的说,“主意是托尼出的没错,但是你不觉得我把主要工作都做了之后就没什么意义了吗,他还不如直接单膝跪地——”
“不,巴恩斯,现在不是互相埋怨的时候……”派玻捏捏鼻梁。
“我没有。”他耸肩,“说真的,我和斯蒂夫的交情是和托尼的三倍,我完全可以选择不帮他,但是,”他又动了动肩膀,“先不说我和塔莎的事他帮了很多——这个我一直记着,就只是,你看着一个人为了你的朋友做了很多妥协,做了很多改变,”他用刷子在空中比划,甩了一滴颜料在派玻脚下,“你尝试在他对你朋友的感情中找出那么一点虚伪和瑕疵,好吧,别那么看着我,这都是为了斯蒂夫——结论就是我跟他不一样但是我绝对相信他,相信他至少对斯蒂夫不是个混球……”
“太感人了,你一次说了这么多话,还夸了托尼,”派玻假装鼓掌,“你太客气了,他绝对是个彻头彻尾的混球。”她笑着说。
巴基也笑了,“我只是想说,我希望他成功跟斯蒂夫求婚,这是他应得的。”
“所以我们要?”
巴基扁扁嘴,状似无奈的叹了口气,“所以我当然不能让他失望——让他们。”
“托尼一定会感谢你的,巴恩斯。”派珀说,“你知道的,只是他的自尊心有时候不允许他那样做。”
巴基摆摆手,意思是说他并不在意。
“给塔莎打个电话,让她帮忙拖住他们两个。”
派玻打个响指,“好主意。”她摆弄着手机出去了。

Rec(两人)(巴基)事实上是我想的太美好了,完全没料到这家伙(指娜塔莎)要和我玩一个,那个叫什么什么夫妇来着?(两人对视)
(娜塔莎)(充满善意的)史密斯夫妇,顺便提一下,我现在真后悔没玩完。
(巴基)这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挑眉)
(娜塔莎)我决定让克林特叔叔多带一天萨姆(点头微笑)

没过一会儿,派玻又抿着嘴回来了。
巴基停了手里的动作,皱着眉看她,“不行?”

Rec(派玻)我那时,(挥手)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派玻一脸头疼,“娜塔莎说她在帮斯蒂夫秘密准备他的求婚仪式——还说斯蒂夫开车带着托尼已经在去那儿的路上了。”
“哪????”
“呃,斯蒂夫订了露天餐厅,可以看落日和烟花表演……”
“…………”
“我这是在干什么。”


04
Rec(托尼)他开车开到一半我就知道他要去哪里,我们第一次约会的那间餐厅,在郊外一座矮丘的最高点,是个绝佳的观赏落日的地方,说真的,当时我有百分之六十五的心情都是感动,斯蒂夫....他是个绝佳的玩老式浪漫的高手,哦,你不用奇怪我为什么承认了,他确实是。但是!我还有剩下百分之三十五的心情都是“CRAP!”

“呃,斯蒂夫、斯蒂夫!”托尼拉住了他的丈夫,这个人几乎是在用十七岁的冲劲拽着他往餐厅里走。
前台小姐向他们报以足够微妙且热情的微笑。
斯蒂夫停住了,他看上去有些紧张,额头上的金发因被汗水微微打湿而蜷曲起来,“怎么了?”
这太残忍了,要拒绝一双完美的,湛蓝的好似地中海的眼睛。
托尼在暗地里咬牙:“其实…可能我今天喝了太多咖啡,我现在胃有点不舒服。”
他弯下腰来,用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护住自己的胃部,皱起了他的眉头。
斯蒂夫的语气立刻变得紧绷起来,他代替托尼把手覆在他的胃上,尽量的用体温去慰藉他,然后帮他缓慢地揉,“什么时候开始的?”
托尼内疚的快哭了,该死,明明是个简单的来一发就可以解决的事情,非要搞得现在这么麻烦,他讨厌求婚!
“就刚刚,你停车的时候。”一不做二不休。
斯蒂夫又拿手背去试托尼额头的温度,还算正常,他舒了口气,把托尼搀进一旁的扶手椅里,“你等着,我去问问前台有没有药。”
他确实胃不太好来着——长期喝过浓咖啡的下场。
“等等等等——不用了——真的不用,我就,回家就行,家里有药,也有床。”托尼再一次拉住斯蒂夫。
斯蒂夫略微有点诧异地看着托尼的手——正攥着他的胳膊,手劲很大。
前台小姐此刻也担心的走了过来。
托尼也急出汗了,他卸了手里的力道,几乎是诚恳地望着斯蒂夫,“回家吧。”
斯蒂夫抿抿嘴,只短暂地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他订的那张视野极佳的桌子,“好,听你的。”他安慰似的捏捏托尼的手。
装着戒指的盒子,一只黑色天鹅绒的盒子,就放在他的裤袋里,他能感觉到那个物件在咯着他的大腿。
他扶着托尼往停车场走,看见远处的太阳已经开始落山,紫红色的晚霞把整个山坡都浸染透了。
托尼靠在他怀里,有着七年如一日的温暖。
算了,由他去吧。

Rec(两人)(托尼)(转过来面向斯蒂夫)你那时候就知道我在骗你???那你为什么不拆穿我??我装的也很累好吧???(斯蒂夫)(笑)你那个样子挺可爱的。
(托尼揍了斯蒂夫一拳)

他们开在盘山公路上,此时夜幕刚刚降临,从车窗里向外望出去,可以居高临下地看见整个一湾灯火。
车子里静静的。
托尼叼着一条墨镜腿,一边焦虑地啃着一边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夜色。
他以前自诩是个花花公子,人际交往一把好手,玩点浪漫自然不在话下,怎么碰上斯蒂夫之后,他所有的手段就都变得拙劣起来了呢。
可能是斯蒂夫本身艺术家的特质就让他所有做的事都那么浪漫,也可能更多的是他已经依赖上了这种模式,对浪漫习以为常,甚至觉得那有些老派。
该死,原来的托尼斯塔克去哪了?
虽然他现在几乎已经可以宣告胜利了——在这场求婚的“搏斗”中,可他仍然觉得斯蒂夫的点子更好,他这是在作弊。
他真是蠢到家了,破坏斯蒂夫的计划——而且本身那个计划也是为他量身制定的。在这场婚姻里,谁向谁求婚这种争执本来就没有意义,谁都不是谁的所有物,他们是联结起来的个体,他们属于彼此。
斯蒂夫眼睛平视着前面的道路,因为不方便移开视线所以微微侧头冲着托尼,“感觉好点了吗?”
“好点了——其实我本来就没有不舒服。”他脱口而出。
斯蒂夫的手依然稳稳地把在方向盘上,他没有说话。
沉默在车里一分一秒地拉长了,托尼的心几乎沉到谷底,但是他继续说了下去:“抱歉斯蒂夫,其实我——”
车子小幅度地向上颠了一下,然后尾部传来了砰地闷响。
托尼警觉地坐直了身子,向后看去,敏锐地感觉到了车子的一边有些下沉,不再保持水平了。
“应该是左边的轮胎爆了。”他看向斯蒂夫。后者点头,然后一点一点地把车速减了下来。
托尼有些感激这突如其来的事故把他的话打断了,至少他可以待会再面对了,至少斯蒂夫待会可能会不那么严肃,他抬眼偷偷地观察斯蒂夫的表情。
“还有后备轮胎吗?”车完全停下来之后托尼当机立断的下车,斯蒂夫帮他把后备箱打开了,“工具箱和轮胎都在里面。”
车子抛锚在盘山公路上,他们下来的时候正面对着凉爽的山风,和山坡下整个喧闹而辉煌的世界。
托尼深吸了一口气,终于不是法院里陈旧的木头味,他感觉心情都变好了。
他把工具箱搬下来,斯蒂夫拿出了警示牌,小跑着放在了车后几十米处。
托尼单膝跪下来,叼着手电筒,开始拿扳手拧轮胎的螺栓。
斯蒂夫跑回来,也单膝着跪下,“我帮你拿着吧。”
“嗯?”托尼修得太过专注,并没反应过来斯蒂夫要干什么,便叼着手电筒看向斯蒂夫,把他晃个正着。
“噢!”斯蒂夫捂住眼睛。
托尼噗的笑了出来,他依然叼着手电,正对着斯蒂夫,恶作剧似的乱晃。
斯蒂夫无奈的看着他,用手挡住过强的亮光,却挡不住他唇边的一缕笑意。
“我拿着吧。”他把手电接过来,帮托尼照着轮胎。
“都是口水。”托尼冲他挤眼睛。
斯蒂夫白他一眼,“我还嫌你这个?”
托尼干咳了两声,低头又继续干活了。
“刚才你想对我说什么?”斯蒂夫认真地盯着托尼的头顶。
“我想说…”托尼把螺栓卸下来,开始压千斤顶,“其实我在家布置了很多东西,呃,我找出了所有你送给我的画,我在咱们的天花板上画了你喜欢的白色星星,不,是巴基画的,是夜光的,我本来想给你做一顿烛光晚餐,然后等你吃甜品的时候,我就,把我的小盒子拿出来…”
斯蒂夫声音有点颤抖,“噢…托尼….”
“我犯傻了,斯蒂夫,玩浪漫我一直输给你,但是这次求婚,我想赢你。”
“所以你刚才——”
“对啊….你总有些过时的老把戏,但是我该死的喜欢它们。”
“落日和烟花,还有你喜欢的甜甜圈。”斯蒂夫微笑。
托尼把备胎拿出来立在手边,“哦天哪,我们应该回去,把甜甜圈拿上。”
他开玩笑似的看向斯蒂夫,却发现后者的眼睛里荡漾着无数星光,正冰凉而透彻地望进他内心深处。
斯蒂夫恰好维持着那个单膝跪地的姿势,托尼也是。
托尼呆住了,他只听见耳边的风声。
斯蒂夫已经握住了那个天鹅绒的盒子,盒盖上翻,露出里面朴素的一个环。
斯蒂夫看着托尼,看着他琥珀色的美丽的眼睛,心跳快的好像回到十七岁,回到他第一眼看到托尼的那一瞬间。
他刚想开口说那句话,托尼就捂住了他的嘴。
“嘘…”
托尼也把手伸到兜里,掏出了属于他的那个盒子——几乎和斯蒂夫的看起来一模一样。
“总想到一起去也是件令人烦恼的事情。”托尼咕哝道,充满兴奋的。
他打开盒子,那枚戒指就反射着月光出现在斯蒂夫面前,和他买的正好是一对。
“我猜你刻了我的名字?”托尼狡黠地望着他。
斯蒂夫笑道,“当然,看来你也做了同样的事。”
“当然。”托尼凑过去,把脸贴近斯蒂夫的,他们耳鬓厮磨,像刚刚相爱时那样贪婪地呼吸对方身上的味道。
“嫁给我。”托尼在和斯蒂夫接吻的间隙时说了这句话,但他的丈夫很快就吞下了他的声音。
斯蒂夫亲吻他的嘴唇,亲吻他的耳垂,又亲吻他的喉结,发出意乱情迷的喘息声。
“你也是…嫁给我。”斯蒂夫抚摸着托尼脖颈处短硬的棕发,发出了餍足的嘶哑声音。
他们给彼此套上戒指,然后又火急火燎地开始抚摸和亲吻对方。
良久,托尼突然猛地推开斯蒂夫。
“怎么了?”
托尼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看着自己身旁的空地,“咱们的备用轮胎,刚刚顺着坡滚下去了。”
“…………….”

“斯塔克从哪找来的好货?”娜塔莎躺在巴基怀里,轻抿了一口杯中的葡萄酒。
“你喜欢?那等他俩回来之后再要点。”巴基玩着娜塔莎蜷曲的红色短发,懒散地说。
“我觉得今晚他俩不会回来了。”娜塔莎严肃地猜测道。
“我也觉得是,托尼跟我说斯蒂夫是个恶魔。”
“哇哦。”
“你也是…”巴基把娜塔莎抱的更紧了些,“你是我的小恶魔。”
灯关了,天花板上满是发出微弱光芒的星辰。

Rec(两人)(托尼)(看向斯蒂夫)讲真,我现在还在回味那次车震。不过那天回去之后我发现我酒窖里的酒少了几瓶。
(斯蒂夫默默地用拳头抵住下巴作思考状)
(托尼)行了别秀戒指了。
【信号中断】

Rec(克林特)(指着鼻子上的创口贴)被娜塔莎和巴基的好闺女萨姆用bb枪打的,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是说,我可是莱戈拉斯?!希望她们俩赶紧把孩子领走,谢谢,我说真的。



-END-

评论(11)
热度(59)

© 木石已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