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已默

文渣橡皮章废

【盾铁】闻香(一方普通人AU)

大家好,又是我,我跟普通人干上了。
依然是没什么营养的谈恋爱。依然是一发完。
声明:我对香水一无所知,bug很多!如有了解请捉虫赐教!感谢!


角色属于漫威。
时间线:过时之人、美国队长2
分级:PG-13
简介:斯蒂夫天天光顾托尼的香水博物馆而从不买香水,直到有一天他决定为一个人量身订做一款香…………


第一人称预警!
第一人称预警!
第一人称预警!






01花椒
队长今天又来了。
布鲁克林的夏天就是个烤箱,他一推门,我就能感受到那股热浪。
我当时正歪在柜台后面打盹,做梦梦到自己点了一杯加了三个橄榄的马丁尼。
我假装自己还睡着,他也没打扰我,就只是一个人在试香的木柜前走走看看。
他来的时间很不规律,有时候是工作日,有时候是周末,有时候我来开门的时候就看见他坐在台阶上等着,也有的时候他会在我即将关上最后一盏灯的时候硬挤进来。
不过最近他几乎天天都来,而且在店里一泡就是一下午。
我还以为像他这种人应该不是在出任务,就是在去出任务的路上。
托他的福,我最近工作的越来越勤奋了——真可怕,我竟然会说这种话。
因为我开的是一家香水博物馆,虽然也卖香水、订制香水,但是这店里百分之九十五的客人都是路过进来看看,或者好奇我广口瓶上贴着的标签然后想闻闻是什么味道——
其实只是香水而已。
我贴着“青春期男生”的瓶子里并不会装着狐臭味。
但是队长不一样,他认真地把我架子上所有的香都闻过了——在一周之内——我的香还是不少的。
很不幸的,我的自尊心要求我不能让客人下次再来的时候无聊到把昨天闻过的香再闻一遍——即使他不买。
伟大的托尼斯塔克每天都能想出新点子。
然而队长今天跟我说,他要订制香水了。
噢。
这真是有点突然。

我一下就醒了,忘了自己还在装睡。

虽然我很想问句为什么,问问他是要自己用还是要送给别人之类的,但是我能克制住——斯蒂夫首先是一个客人。

你要单一香味的,还是沙龙香水?我问他。

他拿着一瓶“命运”(沙龙香水,是混合香)回头看我,思考了两秒。
沙龙香水吧,他说,我脑海中那种香味很复杂。
美国队长脸上浮现出了一种柔软的愉悦。
噢。
这令我彻底精神了。
派珀跟我说他想跟哈皮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种表情,陷入爱情的人啊。
我八卦的心一下躁动了——美国队长或许有了喜欢的人——他想送给她香水?
送人的?我打趣道,喜欢的人?
队长点头。
他居然就这么简单的承认了。
你会帮我吗?我只信得过你,他说。
当然,当然,我说了两遍。看他送什么香,我就大概能感觉到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谢谢你,托尼,队长说。他突然笑得很明媚。
噢。
我多看了他两秒。


02小豆蔻
队长第一次来的时候穿着一件好似上世纪四十年代的皮夹克。
还有格子衫——直男专属。
啊。不忍直视的穿衣搭配,和好看的脸。
我本着外貌协会的职业素养认真地打量他。
直到他注意到我的目光,然后若有所思地盯着我。
我在哪里见过你吗?他说。
我惊呆了,我自从高中毕业之后就再也没被人用这种话搭讪过了。
那你可能认识我老爹吧,我随便应付道,指指一边墙上的黑白相片,这是他的香水品牌。
队长在看到照片的一瞬间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又很快地灰暗下去,之前我没注意看他的神情,后来想起来他当时整个人都仿佛游离在时间之外,看什么东西都是又新奇又没有兴趣的古怪样子。
我可以……?他抽了一个瓶子向我示意。
可以,请自便。我说。
我看他拿起一瓶“诺曼底登陆”,然后又因为凑的太近而被香味熏到,头稍稍后仰过去。
那一层的名字都是战争相关。我看着他又拿起了“奥斯维辛”和“敦刻尔克”,然后是最后一瓶“1945”。
他皱着眉头闻过了所有。
而这令我的骄傲收到了挫伤。
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味道,他说。
你以为我听了这句话会把他揍出去?
当然不会,托尼斯塔克才不会恼羞成怒。
我腾地一下窜起来跑上了二楼,那是我的工作室,然后我拿下来一只宝蓝色的瓶子。
你试试这个。我递给他。太贵重的香我可不舍得摆在外面。
他看到标签之后先是意外了一下,然后便浅淡的笑了,我以为他对超级英雄有什么成见——
你对美国队长有意见吗?
没有。我只是……他笑得停顿了一下,感觉你不像是给香水起这种名字的人。
好吧,对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来说,给自己的香水起名“美国队长”超gay的——可我本来也是啊,呸。
他接过“美国队长”,喷了一点在空气里。
我现在想起来他的表情还觉得,哈哈哈!!
我用美国队长参与过的每一场战役命名了我调的每一种单一香味,而这瓶香,是他们的总和——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疯狂,但是我并不是心血来潮,我用了很多中和香来让多种味道的衔接变得自然,一些熏香,顿加豆,橡树苔,让人想起湿热的土壤和硝烟弥漫的树林……
我也看了美国队长的纪录片,可我觉得我对这个人大多数的印象还是来自童年的漫画、广播剧,之类的。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我懂他的表情,他超讨厌我满的要溢出来的得意,但是他又觉得我超厉害,但是他又不想像个小姑娘那样尖叫着夸我,但是他又觉得他以上的那些想法非常不诚恳他觉得自己磨磨唧唧的——我懂我懂。
你很了解……美国队长?他有点迟疑。
当然,没人比我更了解。我说。
噢。
他看起来突然没那么游离了,之前他好像一直在走神。
他专注地说(是对着我吗?),我想我应该能比你更了解他一些。


03岩蔷薇*
斯蒂夫挑了花椒和小豆蔻作香水的前调,花椒辛辣,小豆蔻甜润。
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又辣又甜,足够刺激鼻腔和味蕾,她一定在外貌上就给人以足够的冲击力,让人第一眼就难以忘怀,她可能又干练又妩媚……
等一下,是“她”么?
我问了斯蒂夫。
他有点诧异地看着我,不是啊。
不是?不是???为什么他的表情像是我本来就应该知道这件事?
阅人无数,托尼斯塔克,栽在了美国队长身上,好吧,我只是没往那边想,美国队长要向一个男人表白。
幸运儿,他一定上辈子拯救了世界好几百回。我偷偷咂嘴。
我在石钵里碾着香料,若有所思。
中调用桦木焦油怎么样?他征求我的意见。
我又没见过他。我说,他抽烟吗?
不抽,斯蒂夫摇头,但是他让我想到某种……烟熏火燎的车间,他讪笑道,然而他并不是从事相关工作的。
焦油味……那样调出来会很冲啊,这是个侵略性很强的人?脾气古怪?个人色彩浓烈以至于浑身是刺?我想。
我认识这样的人吗?
抬头看一眼斯蒂夫,发现他正盯着我看。
啊?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垂下目光,又盯着我钵里的罗勒叶看。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我用了能砸穿石钵的劲捣着那堆叶子。
他的眼睛真好看,而我,我真应该趁上一次吻他的时候就把他留下来。
再加点岩蔷薇吧,他讷讷地。
其实那个人心里也火热得很。


04迷迭香
神盾局封锁了一部分城区,搜捕美国队长。
我的店就在封锁区内,一整个上午无人问津。
我路过电视的时候瞥了一眼,发现我那位金发常客的脸赫然出现在通缉令上。
我操。
每天来我店里的那个老处男是美国队长我操。
我吓得关掉了电视。
冷静托尼,你在美国队长面前吹嘘自己是美国队长的重症患者迷弟并不会吓到他、并不会让他觉得尴尬——个屁啊!!
我要窒息了。
然后更让我崩溃的是我上楼之后发现美国队长正灰头土脸地站在我阁楼窗外。
他拿着他的盾,没说一句话。
我知道他是来寻求帮助的,可我从他脸上看不到乞求,他的脸上是“我信任你”。
我也信任他。
去他的狗屁新闻里说的什么涉嫌谋杀神盾局局长。
我信任斯蒂夫罗杰斯。
我二话没说地打开窗户,他二话没说地翻进来了。
斯蒂夫帽檐下的蓝眼睛泛起动人的波澜,他冲我眨眨眼。
我知道那是“谢谢”,该死的我就是知道。
然后我听见店门口的铃铛叮当作响,有人进来了。
“神盾局搜查!”有个男人中气十足地在楼底下大吼。
我翻个白眼,却看见美国队长作势就要从窗子里再翻出去。
这熊玩意可气死我了,外面都是他们的人,就他这个摇摇欲坠的疲惫样,被抓住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
我把他拽回来,用一根手指拦在他嘴边示意他别跟我吵,然后把他推倒在我工作室的床上。
对,像个霸道总裁那样,把美国队长掀上了我的床。
耶。
底下的人显然不相信我真的不在家,开始朝着小楼梯这边走。
他冲我摇头,显然十分怀疑我的计划。
我不理他,甩了半瓶子栗花*香精在门上地上。
斯蒂夫目瞪口呆地看着我,然后两秒之后他的脸就红了。
精液味像爆炸一样在屋里弥漫开。
呵呵。
我卷起被子压在他身上,盖的我俩只剩下脑袋露在外面。
我身下面的躯体僵硬的一动不动。
你现在可以不用保持安静了。我小声跟他说。
你疯了。他抿着嘴一脸正色。
我这是在救你。我翻了我今天第二个白眼。
你不叫我叫了。我毫无羞愧,表里如一的,毫无羞愧。
我伸出一只手抓住床柱,狠命摇起来。
我那张老旧的弹簧床就跟要行将就木一般凄惨地呻吟起来,嘎吱嘎吱,刺耳极了。
队长的胸先抖起来,我趴在他的胸上跟着一起抖。
斯蒂夫把眼睛闭起来了,我觉得他应该是不忍心再看下去。
踩在楼梯上的皮靴暂停了许久,我想底下那人应该已经闻到了味道也听见了声音。
我破罐破摔的叫了一声。
队长今天第二次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我瞪着他,嫌我叫得不好听也是没用的!
不就是叫床吗谁不会啊。
我叫了两声三声四声,期间队长的眼神已经变成不可思议。
正当我陶醉于我的演技——等一下,我为什么叫得像一个Bottom?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我下意识地觉得我和美国队长之间我是底下那个?
噢。
楼梯上的脚步声又响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冲着楼下走去的了。
声音渐行渐远。
不过我还沉浸在思考当中。
美国队长松了口气。
我们俩就保持着这个姿势足有两分钟。
你……脸红了。他指出,恢复了冷静。
我的总裁大脑和我的内心出现了矛盾,我几乎滚下床去。
斯蒂夫及时抓住了我,把我拉回到他身上。
我挣扎着坐起来,不得不说,刚才在被子里挤得我有点缺氧。
呼。我喘了口气。
然后有湿热的东西覆在了我的唇上。
原来是他吻了我。
他闭上了眼睛。
我睁大了眼睛。


05广藿香
美国队长走了。
有些东西必须由他亲自了结。
我不是英雄,我甚至不能走进他的生活,话又说回来了,就算我是,我也不一定能走进他的生活,我们可以分享胜利,却不一定能分担寂寞和痛苦。
我开始调新的香,我很久没调新的香了,我打电话一箱一箱地订购原料:柠檬、佛手柑、葡萄柚、薰衣草、橙花……我的整个屋子都是浓郁的花香果香。
但依旧不能盖住栗子花的奇怪味道。
我调了“布鲁克林”“命运”“等待”“三尺冰”,我又调了“坠落之子”“重逢”“距离感”和“过客”。
该死的,我还是一如既往的不会取名。调着调着他就回来了。
那已经是两个星期之后,我门上的铃铛叮当作响。
美国队长没穿他的国旗,就还是平常他会穿的风格。
他右眼下面还没消肿,带着些青色,他的左胳臂打着石膏挂在胸前。
嘿。他冲我打了个很丑的招呼。听说你调了新的香?
我当时正在把我新作的八瓶香摆在我新买的柜子上。
当然。我抖抖手上的灰尘。绝对叫你大吃一惊。
我笑起来。


06琥珀
后调我用了广藿香、琥珀和阿特拉斯雪松。我对斯蒂夫说。怎么样?
悠长的后调,不错。他说。
现在我们就缺一个配的上她的瓶子,你有想法吗?我问。
没有……沙龙香水不是只看重气味?只有商业香水才需要好看的瓶子。
你做了很多功课。我指出。
也没有。他笑笑。
也不一定,配优雅的瓶子是我的爱好。
那可以。他点头。
我们俩又不小心对视了,我先自觉地移开视线,轻咳了两声。
好了托尼,就算你喜欢美国队长,就算上次他吻了你,你也不能这么自作多情。
美国队长的定情信物都作好了,很明显你来晚了。
工作室热的要死,我转身去拿擦汗的毛巾,却被斯蒂夫按住了手。
他另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举起了一支试管,眼疾手快地贴在了我的眉骨下面。
别动。他小声说。
我额头的一滴汗液就这么滑进了试管。
那是我经历过的最漫长的五秒。
然后在我阻止他之前,斯蒂夫就把这滴汗倒进了我刚调好的香水里面。
好了。他说,成就感膨胀得好像这瓶香是他自己调的一样。
我震惊地看着他。
为为为为什么……?
其实我知道为什么,我没那么迟钝,但只是鼓足勇气去“自作多情”很难罢了。
想知道答案又不想知道答案的纠结撕扯着我,我想,有时候就让它保持着薛定谔的猫的状态也很好。
可是美国队长残忍地打开了笼子门。
你说呢。
他用带着老茧的拇指掠过我的嘴唇,像羽毛一样。
他第二次吻了我。
他闭上了眼睛。
我也闭上了眼睛。


07雪松
我向珍妮特订制的瓶子最终到了。
瓶子的设计大体来源于我,金红色的瓶身,流线型的触感非常棒。
哎,我觉得你很狡猾。我对斯蒂夫说。
斯蒂夫五点就起来穿衣服,外面晨光熹微,他要去晨跑——还要找他的发小。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他问。
你送我的礼物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做的,你干嘛了?我也是后知后觉到家了。
他顿了一下,也对啊。
啊,两个蠢蛋。
可是我没遇见你之前你就已经调了那瓶“美国队长”。他说。
他看起来甚至有点遗憾,天哪,他觉得他没什么好送给我的。
我赶紧说,那这样好了,我把我的“美国队长”给你,你再把你的“美国队长”送给我,这样我再把我的“托尼斯塔克”送给你——这样就算交换信物了!
而且……你显然比我更需要我的气味?我挑了挑眉。
这你说对了……他弯下腰,把手伸进被子里。
我吻他的耳垂。什么时候回来?
你调好下一瓶香的时候。他说。
那你最好快一点……我说,因为你一不在,我一闲下来,调香的速度就会很快——
他掐了我的大腿。
嗷。
顺便一提,我对自己在这场关系中的定位一语成谶了。
他妈的。


End


注1:岩蔷薇的汁液有毒,稍微触碰之后就会皮肤红肿。受岩蔷薇祝福而生的人天生具有高傲的自尊心,很容易受伤,戒备心强,不轻易接受别人的感情。不过,一旦遇到可以洞悉其内心世界的对象,就会点燃爱火。

注2:正常精液的气味是由一种称为精氨的化学物质经过氧化以后散发出来的,很像栗子花的味道。

注3:香水制作工艺很繁长需要数月之久,还需要毒性测试才能正式使用,像托尼这种是不可能的,咱们可以假定他有这方面的超能力(x)



评论(3)
热度(60)

© 木石已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