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已默

文渣橡皮章废

【Brujay】段子


很久以前的,前后文写了不少,但是只有这个scene自己还算比较满意。



*

杰森没有一次醒来的时候睁眼就能看到布鲁斯。
他做罗宾的时候,出于某种他不太确定的原因,老蝙蝠很少出现在他的卧室里,他对于杰森的私人生活涉入的不可思议的少。
可能也有例外,比如他生病的时候,也只有那时候布鲁斯不会吝啬他的肩膀和他宝贵的休息时间,陪着杰森看看电影什么的,可是等他在混沌中转醒,那个人又不见了,他身上可能盖着毯子,可是那个人不在身边。
杰森还没矫情到连这种事情都在意。
但仍然让他感到讽刺的是,当他又一次的,从保持着原样的韦恩大宅房间里醒来时,他居然对自己身边空无一人的境况萌生出了诡异的亲切感。
一个安全的好习惯,杰森想,反正连棺材我都是自己爬出来的。
他撑着床侧坐起来,抬起胳膊的时候注意到了自己包扎完好的肋部和腰部。
昨天晚上。毒品交易。码头。爆炸。杰森有一些细碎的记忆片段。
好吧,一次人情,他在心里翻开名为布鲁斯韦恩的记账本,添了一笔。
然后阿尔弗雷德进来了,身子板依旧硬朗。
“杰森少爷。”他微的点头,端着托盘。
“嘿Alf.”他收拾好心情面向这位颇具威严的管家。
阿尔弗雷德不由分说的把一碗绿色的粘稠糊状体放到他手里,“刚刚洗胃完不能吃固体食物,”老人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稍有软化,“很高兴看见您回来。”
杰森扭曲着脸瞪着碗里的东西,“呃……”
一阵沉吟。
他移开目光,想瞎扯点什么。
床头柜上自相矛盾的一碟小甜饼在向他招手。
他有点困惑,管家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意外地挑了挑眉。
一碟小甜饼,边缘放着一朵尚盈着露水的玫瑰。
杰森的太阳穴跟着心脏突地跳了一下。
阿尔弗雷德好像猜透他所想,不紧不慢道,“这看起来像一个邀请。”
然后他佯装生气的样子嘀咕,“真不敢相信,我居然有七个犯罪嫌疑人要审。”
杰森微哂,脑中浮现出一群叽喳乱叫的小鸟围着老管家上蹿下跳的画面。
“真诚希望您做出正确的选择。”阿尔弗雷德两手空空着出去了,留下了小甜饼和那朵邀请。
杰森掐过那朵花在手里,近乎粗暴的晃了晃花茎。
谁能知道哥谭黑暗骑士的业余爱好是培育新的花朵品种呢。
杰森胡乱想着,盯着那朵花,用手指抹去了花瓣上的露珠。
楼底下有家具拖曳的噪声,还仿佛有迪克和达米安说话的声音,他头痛地不想去加入一场大呼小叫的谈话。
他又晃了晃手里的玫瑰,突然想到了什么,鬼使神差地光脚跳到地上,走到窗边的那一片阳光里去。
布鲁斯的玫瑰花田,他记起来。
隔着二楼玻璃,他朝下看,有一个宽阔的背影立在花圃前,只穿着居家的常服,正在给几方深红的美人浇水。
那只令杰森记忆深刻的手,有力的、宽大的,大多拿着蝙蝠镖和钩索的那只手,正款款地举着一只古铜色的喷壶。
也许,有那么一瞬,杰森以为自己还是少不更事的年龄,还是罗宾。
他当然不一样了,可是布鲁斯,他感觉布鲁斯还是那个样子——
他把窗子打开。
楼底下的人捕捉到了那点动静,回过身来,杰森看见他胸前吊着一只手臂。
那个人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微微点头,可是杰森看得出来他算得上高兴。
他把那朵玫瑰背在身后,感觉喉咙哽住。
一点点喜悦和惬意在他看来是致命的软弱。他捏紧手里的花。
一个邀请。他耳边响起Alf说的,什么邀请?
布鲁斯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双眼的蓝在阳光下浅而澄。
下来吗?杰森读出他的唇语。
他放松了手劲,心中的警觉与不安突然被这兜头一句浇熄。
好吧,好吧,他状似无奈的向布鲁斯皱起眉头,最近确实有些情报需要交换。
远处迪克和达米安拖着白色的阳伞和桌椅往庭院里走,提姆帮阿尔弗雷德端着甜点和茶壶跟在后面,三个女孩子的凉鞋跟嗒嗒地响,小臂上搭着桌布餐巾一类,指点着彼此的帽子和墨镜。
杰森一个头两个大,但又拼了命才能藏住嘴角的一丝上翘。
那个邀请是,回家吗?
杰森冲着布鲁斯开口:

*


没了

评论(3)
热度(30)

© 木石已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