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已默

文渣橡皮章废

Living to die 03(血族AU,年下养成,长篇)

03

“Sir, Agent Coulson有事找您,他正在那边的露台等候。”Jarvis无声地走到Tony身后,向他传达了这个不那么合时宜的消息。

棕发的吸血鬼皱起眉头,同时又笑着默许了一位女宾往他口袋里塞名片的行为,回头问道:“他怎么不自己来?你是我的管家又不是他的。”

“Sir, Agent Coulson说这次事态非常紧急。” 金发的好管家不卑不亢。

“哦得了吧,他们这群人就没有消停的时候。”Tony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转身从自己的位置消失了。

Jarvis好整以暇的正了正自己的领结,一边由衷地向周围受到惊吓的女宾表示了歉意。

“今晚月色不错。”Coulson也习惯了Tony的突然出现,他端着红酒向他问好。

“给你个建议,这开场句很俗,下回不要用它搭讪。”Tony很快地消失,又很快地回来,看起来像原地闪烁了一下,只不过手里多了同样一杯红酒。

“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神盾又发现了0-8-4,想请你去处理一下。” Coulson觉得Tony绝对是非常快地冷笑了一声。

“你是顾问,而且我们有协定。” 他补充道。

“是的,可这不代表我有义务给你们跑腿,”

“恕我直言——”

“不,你还记得上一次你们信誓旦旦说那个0-8-4非常危险,是个刻不容缓需要解决的对象吗,结果是什么,我把出差推给了Pepper,亲自去的,结果是个疯子得了癔病天天在病房里喊着自己是吸血鬼始祖,该隐在上,我还能相信你们说的话吗?”

“请放心,不会再出现那样的情况。”

Tony不置可否,挑起一根眉毛望着他。

 “现在不敢确定,但是会很危险。”Coulson说出这句话时表现的非常慎重。

 Tony来了兴致,“新生儿吗?”

Coulson迟疑了一下,“不太准确,可惜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Natasha和Loki呢,鉴于你们喜欢找年纪最大的出面。”

“Natasha在莫斯科,处理她们家族内部的事务,Loki……他的行踪可比你难揣摩多了。” Coulson皮笑肉不笑,潜台词是“你别想推脱”。

“真是好极了…”Tony有气无力地应着。

“现在就去吧,赶在太阳升起来之前。”Coulson自顾自地把一个吊坠塞进矮个子男人手里,无视他感到被冒犯的目光,“得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递东西给你。”

被温柔地勒令去完成任务的某人妥协了,一言不发地喝干了自己杯中的酒。

Tony转身欲走,又感受到了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的Jarvis的气息,问道:“还有事吗?”

“Sir,我想您该换身衣服。”

“哦!这次你说到点子上了,”Tony转身,看见Jarvis手捧着一叠方方正正的衣服,上面还摞着一顶烟灰色的软呢帽。

“不过我得到了才能换。”他狡黠地眨眼。

月光下,男人的身体在顷刻间支离破碎,作黑雾缭绕,尖刻的吱喳声从雾团的中心传来,夜风一过,上百只黑色蝙蝠冲破烟雾,成群结队扶摇直上,飞到极高处,简直能给月亮留下阴翳,如此招摇炫技一番,才向目的地方向飞去。

“他总是这样吗?”Coulson问。

半晌没人回应,Jarvis已经不见了。            

地上留下一张显眼的名片,Coulson把它捡起来,发现写着陌生的名字和住址。

下回也许我应该先找Ms.potts帮忙,他叹了口气。




Tony戴着一副墨镜,把双腿交叠着翘在镇长办公室的白松木桌子上,窝在皮椅里打起了瞌睡。

Steve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看看他又看看周围脸色各异的三个猎人一个助理,一时间自己都替这个毫不见外的人感到困窘。

不一会儿,地中海的镇长拄着拐杖站在了门口,看到屋子里一群人正忧心忡忡地等着,不由得一怔。

黑发的女助理梳着马尾,殷切地过去一边搀扶一边解释,“他们偏要进来等您,说是危及全镇子的大事……”

镇长颤巍巍地,语气却不颤巍巍,走到办公桌旁一拐杖打掉了托尼横在桌子上的腿,“又是你们这帮吃干饭不干活的猎人!整天神神叨叨的!我要是信了你们才有鬼了!”他冲着Tony大吼,“起来!你这外乡人!”

Tony眼睛瞪的圆圆的,一脸的不可思议,“你个……”,然后他想起什么似的把后半句咽回了肚子里。

镇长夺回自己的位置,“有话快说。”

依旧是Richard开口把昨晚的事情复述了一遍,期间包括了Tony是如何及时出现并救了两人的命。

“所以说天一亮你就把那三只吸血鬼烧了?”镇长屈起食指敲敲桌子。

“对。黎明到来时的阳光对他们来说最具杀伤力,我们这么做也是免得夜长梦多。”

旁边的女助理不满的咕哝,“现在三岁小孩都知道一天里的阳光根本没什么区别……”

猎人们都发出了蔑视般的哂笑,镇长清清喉咙,“这么说你们并没有证据证明你们昨晚说的一切?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你们瞎编的?”

Steve听到这句话后猛的站起来,凳子被拖的在地板上发出一声刺耳的叫声,他急的面红耳赤,“他说的都是真的,我、我向上帝发誓!”

镇长怜悯地看他一眼,“更不用让我相信这个五岁的孩子能拿枪杀死一只吸血鬼了。”

“我八岁了!”Steve屈辱地大吼,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

女助理也跟着摇摇头,向着其他猎人露出歉意,“你们说的事情太特殊了,如果只是空口传闻,恐怕我们不能把它公之于众,造成恐慌不说,对镇长的威信也有影响…我们同意让你们在这个季节代替治安官守夜已经是极限了,如果下回有照片的话,我们会再商议的。”

镇长瞪了她一眼,道:“还讲什么客套话,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们压根拿不出证据来,我一把年纪了也没遇见过什么吸血鬼。”

靠在墙角一直沉默的Tony这时开口了,他摘下墨镜,“那一定是因为您的血全是油腥和铜臭味,连吸血鬼都要绕道走。”他摆出一副嫌恶的表情。

镇长被气的直哆嗦,抄起拐棍就扔托尼,还冲着其他三个猎人破口大骂,叫他们滚出他的办公室。

一行人只好被“请”了出去。

其中一个女猎人大笑着拍拍Tony的肩膀,“我早就想这么干了哈哈哈,那个老古董。”,她说。

Steve碍手碍脚地在大人堆里走着,也想跟Tony搭话,无奈后者正跟金发碧眼的女猎人侃的火热。

Richard烦躁地看着有说有笑的两人,点了一根烟道:“你们俩差不多得了,”他猛吸一口,“出了一种从未见过的怪物还不够你们费心的么。”

“至少它们也怕银弹和火烧。”金发的女郎俨然一副乐天派,咯咯笑着说。

“还有他们的目标,”Richard意有所指地看向Steve,“不过应该不是针对他个人,或许是孩子这个群体。”

Tony却摇摇头,“说不好,最后那只大的先攻击的是你。”

另一个猎人猜测着,“看来他至少有智慧?知道先解决掉威胁比较大的猎人再享用孩子?”

Richard因为他的“享用”一词而蹙了蹙眉,“所以说咱们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而且没人相信咱们说的。”

“总之先从最基本的做起吧,孩子们至少得有一个大人看护。”

所有人低头看向Steve.

Steve猛摇头,“我习惯自己一个人住了…再说我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寄人篱下的感觉让他恶寒的一哆嗦。

可惜没人理会他的申辩。“Caitlyn?”Richard向她投去询问的目光。

“哦不不不….”Caitlyn急忙摆摆手,“我老往家带人的,不太方便。”她有些尴尬。

“Albert?”

“抱歉,我不喜欢孩子。”他冷淡的说。

Richard叹口气,“要不然你来我家住吧,跟Bucky挤一间屋子,他不会抱怨的。”Steve万分不想听到的提议就是这个了,原因也很简单,Barnes太太不喜欢他,因为他总是连累Bucky和他一起打架,哪个母亲会喜欢另一个带着自家孩子天天混的一天伤回来的朋友呢?但是她是个好人,她并不会直说,只是Steve能感觉得到罢了,他最不喜欢的就是麻烦别人。

他再一次挣扎着拒绝,“真的不用了…”然后抬头准备用他无比诚恳的眼神打动Barnes先生,却见其他人都盯着最后一位备选人——Tony.

Caitlyn仿佛是幸灾乐祸般的说道,“对,正好他也没有住的地方,还是个把自己吹得挺厉害的猎人,不如就让他照顾小Steve怎么样?”

Steve:“……”

Tony:“……”

“我确实是个很厉害的猎人。”他眯起眼睛看向Caitlyn,“但我对照顾孩子这件事几乎是一窍……”

“你的猎人铁牌。”Richard向他伸出手。

“什么…哦,你等一下。”Tony摸遍全身才找到Coulson之前塞给他的破铁牌子。

“怎么样?”Caitlyn问。

“一点问题也没有。”Richard点点头,一副随便你们折腾的无奈脸,“好吧只要Steve同意,我就没有意见。”

“我的意见呢???”Tony指着自己的鼻子尖。

“好吧。”Steve说。没办法,又是个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

Tony听见这声同意,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他是来调查0-8-4的!!!!不是来奶孩子的!!!

但是现在两个可疑的对象同时出现了,有着口器的变异吸血鬼和这个孩子,不幸的是Coulson一星半点的任务对象描述也没透漏给他。

天杀的、死人血的、该被放在大太阳底下除霉的Coulson!!!Tony在心中怒吼。

Caitlyn整整他的领子,语气暧昧地调笑道:“老年人,你约我的时候可没跟我说你还有个孩子啊?”

Tony咬牙切齿地低下头,看见Steve那满头金发下一双海蓝色的眼睛,他自己又像一只被放了气的气球,迅速地瘪了下去,软塌塌地只剩下无力了。

猎人们前前后后地走出了镇长办公厅,只剩下一大一小的两人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呃…同居快乐?”

Steve翻了个白眼,跑开了。



TBC


评论
热度(10)

© 木石已默 | Powered by LOFTER